菜单导航

荡漾在心底的情怀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14:25:32

荡漾在心底的情怀

辛立文

迟子建的散文很美,美得让人心醉。她总能以诗一般的语言,呈现出万千画卷,使小世界变成大景观,就像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在舒缓而富有节奏的韵律中,释放出无穷的韵味来。在这些旋律中,最能打动人的,恐怕就是那些淡淡的离愁别恨了。

“年是新的,也是旧的。因为不管多么生气勃勃的日子,你过着的时候,它就在不经意间变成了老日子。”“我熟悉的一个擅长讲鬼怪故事的老人在春光中说没就没了,可他抽过的烟锅还在。”那些怀念爱人的语句则颇为感伤,思念更为沉痛,“那时我恍然明白,那天我为何会流泪,因为天与地都在暗示我,那美好的情感将别你而去,你将被这亘古的苍凉永远环绕着!”“他像流星,以为自己生命的光华还很漫长,却不知道当他飞速掠过天际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永恒的寂静。”“从此后,荒原上的落日,就深深地埋藏在我心底。那不朽的落日,宛如熊熊燃烧的火炬,照亮了我最美的岁月。”此类忧思反复出现,愁绪难平,甚至怀疑易安居士灵魂再现,有一股明知故犯的沉溺、不计代价的痴情,难道这就是“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品读迟子建散文,似乎每一篇都以冰雪来润色,以惆怅做调味。《我对黑暗的柔情》《最苍凉的海岸》《寒冷也是一种温暖》《我的世界下雪了》……只需浏览这些题目,就会激惹苍凉和愁情的触点。若再逐篇细读,慢慢品味,苍凉和愁绪就会发酵,并缓缓升腾,烟雨般萦绕人的脑际,不断刺激神经,敲打灵魂。随着情景深入,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共鸣,随她穿越到自己那缥缈的似曾相识的过去,云里雾里,百般哀婉,让我在渺茫中体会温馨,幻化幸福,得到满足。其间,或许也有丝丝的怅然和隐痛,或许浮现出冰冷未来的阵阵凄凉,可温暖的幸福感始终像一股巨大的主暖流,一直萦绕不去。这种混杂微痛的快感,是猫在舔舐滴血的伤口,是人在搔抓微痒的伤疤。这就是婉约派的力量,大概也是婉约派文人们千百年来喜欢不断咀嚼伤痛滋味的原因吧?

我想,迟子建文字风格的婉约,和她生长的环境、成长的经历是密不可分的,并由此形成她独特的人生观:“真正的哀愁是可以让人生长智慧、增长力量的。”“真正的温暖,是从苍凉和苦难中生成的!”我终于明白,迟子建文字之美,普遍蕴含她所说的“伤怀之美”。伤怀之美像寒冷耀目的雪橇一样无声地向读者滑来,它仿佛来自银河,因为它带来了一股天堂的气息,更确切地说,为人们带来了自己扼住咽喉的勇气。“我心目中的伟大作品,就是这种经过了现实千万次的‘炼狱’,抵达了真正梦想之境的史诗。艺术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涅槃。”

迟子建的伤怀之美源自冰雪,经内心温色后,像北国边城春风中漫山遍野的鲜花,料峭中透着芬芳;像冰山上盛开的雪莲,凛冽中飘出幽香;是夏天清凛湍急的呼玛河水,刺骨中带来神爽;是新年时满天的飞雪,冰天里感受吉祥……在苍凉的穹宇下,作者伤怀的心理,逐渐升华为某种宗教的情愫,如缓缓东流的黑龙江水,流淌着悲天悯人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