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宫廷菜和街坊菜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30日 06:46:38

中枢街是小城最热闹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街面上百业兴隆,店铺林立。座列东西两头的宫廷菜鸿运大酒楼与和顺街坊菜馆遥遥相对。两家的老板分别是副县长的小舅子邓来福与下岗女工何顺嫂。 邓来福三十八九岁,个头不高,微胖,板寸头,留着小胡子。哇着当地口音的

中枢街是小城最热闹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街面上百业兴隆,店铺林立。座列东西两头的宫廷菜鸿运大酒楼与和顺街坊菜馆遥遥相对。两家的老板分别是副县长的小舅子邓来福与下岗女工何顺嫂。

邓来福三十八九岁,个头不高,微胖,板寸头,留着小胡子。哇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手指带着硕大的方形金戒,脖子上挂着粗重的金项链,腕上套着小叶紫檀的手串。一副土豪打扮。他本来在小城也就是个混混,不想姐夫迅速在官场走红。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副县长姐夫的关照下,他以最低的价格租来原来属于供销合作社的三层楼做起了酒店生意。为了造势,也是为了吸引高档次的食客,专门花钱请人给酒店起了鸿运大酒楼的名字。配上气派的门楼装饰和颇为考究的室内装璜,还有上档次的宫廷菜系,一下子就吸引了一部分人的眼球和味觉器官。再加上有姐夫给罩着,一时间生意竟然好得出奇。

何顺嫂四十出头,俊俏利落。通情达理,为人本分义气。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还是一个外柔内刚,有主意有见识的女人。从供销合作社下岗后,本想租下现在鸿运大酒楼的那所房子,办个服务公司什么的,和单位被裁下来的姐妹们一起开展生产自救。不想势单力薄,房子被何福来后来居上,明争暗抢地给拿了去。气愤不过,她这才在街东头租了一个有三间门脸,八九间房屋和一个二十来平米的小院。白手起家开起了家常菜馆。她简单地将门面搞了搞,房屋收拾了一下,取名叫和顺街坊菜馆。街坊菜馆透着温馨,透着亲和,经营的又是当地的家常菜系,因此为小城的平民百姓所喜爱。

鸿运大酒楼的生意可谓红极一时。去那里消费的大都是当地土豪和公务人员。土豪们舍得花钱,公务人员更舍得出手,反正回去报销,有时签单连帐单都不看一眼。这也难怪,副县长的亲戚开店,干么那么斤斤计较。闹不好传到领导耳朵里,多没面子。另外,酒楼之所以吸引了众多的土豪和公务人员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邓来福经营的宫廷菜档次高。除了山珍海味外,还有许多稀缺的时令佳肴。招待客人体面,自己人打牙祭也过瘾。不信看看菜单就知道有多么雷人:什么油焖大虾、罗汉大虾、宫爆鹌鹑、清炸鹌鹑、琥玻鸽蛋、荷包蟹肉、芜爆山鸡、清炒鳝片、红烧鹿筋、一品官燕、麻辣牛肉、侉炖羊肉、凤凰鱼肚、鸳鸯哺乳、清炖鱼头、烤羊腿、烤羊排等。另外还有一些更爆棚的美味,像油炸蝗虫、蝎子上刀山、泥鳅拱豆腐、凉拌蛇皮、霸王别姬、火爆牛蛙、以及香酥黄鱼、红烧海参、辣炒蛏子、清炖鲍鱼、红烧鱼翅、芜爆干贝等让小城的土豪和官员们享尽了口福,尝遍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海陆空三军中的生猛活鲜。

另外,鸿运大酒楼还招来不少年轻漂亮的小妞,听说席间还有一些媚人的表演。有人去那儿吃饭看到过,脱衣女的风骚,不堪入目。脱衣舞的场面,火爆刺激。你别说,还真有不少客人是冲着它的灯红酒绿而去的。

和顺街坊菜馆则采取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来这里消费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食客。大家在这里图的是价格合理,服务到位。尤其是小店经营不搞歪门邪道,不欺诈百姓,菜肴又是大众喜爱的当地口味家常菜。像地锅鸡、草鱼喝饼、烧杂拌、烧三鲜、糖醋鱼、米粉肉、炒鳝片、溜腰花、炒鸡杂、炒肉丝、炒臭干、麻辣豆腐、素火腿什么的。穷人家碰到红白事也去街坊菜馆办席,中午摆不了那么多桌,晚上接着摆,包间不够,就拉到院子里。大席严格按照当地的风俗,也分高中低三档。好点的席标准是大三滴,次一点的是中三滴,再次一点的就是小三滴了。经济实惠,清洁卫生和好味道是大众所看好的,也是何顺嫂所坚持的。人家开饭店追求的是最大利润,何顺嫂开饭店也追求利润,不过她追求的是合理区间内的最大利润。因为她还得考虑跟着她一起创业的姐妹们和来店打工的师傅伙计们的利益。还有,她们不搞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何顺嫂请来当地说琴书的著名艺人,时常为客人说唱一段,说书人说的认真。大家听的高兴。掌声此起彼伏,小店其乐融融。那气氛绝对不亚于鸿运大酒楼上演脱衣舞的效果。不同的是这儿是用欢笑声和喝彩声代替了那儿的鬼嘶狼嚎般的尖叫声和骚动声。另外,姐们们用街坊邻居间相处的亲情和热情来待客,用极其周到的服务让大家感到宾客如归。和顺街坊菜馆成了小城百姓休闲、消费、交流、娱乐的好去处。

上一篇:爷爷和小孙子

下一篇:巧嘴媒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