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四月芳菲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7:17:44

他有著一張魅惑的臉,一張比女人還美的臉,他是多情的,可又是無情的。 面對單純的她,在不知不覺中,他慢慢打開了心門……

〈一〉桃花 ­

­

越过那条不宽的流水,是一片繁盛的桃花林 ­

犹如隔世仙境 ­

那桃花美得不可理喻,分外妖冶 ­

­

他慵懒地躺在桃枝上 ­

桃花般拥有诱人弧线的薄唇 ­

如致命毒药般蛊惑着这个春光明媚的季节 ­

­

人间四月    芳菲似火 ­

「你好美」不同的女人总会跟他说同样的话,而且,都是第一句 ­

的确如此 ­

他拥有着如永生桃花般,不败的美貌 ­

似乎是凝集了世间上最奢美的精华,美得不可思议 ­

又似乎是造物主的无限宠爱,普通人是用黄泥做的,而他,则是用曼妙无比的桃花精心捏造而成的尤物 ­

造物主最宠溺的尤物 ­

他是桃花,还是本身就是用桃花捏造的奢侈品呢? ­女人如潮水般绵绵不绝地跨过那条流水 ­

­

只为他 ­

正确来说,是为了他那张绝美的脸 ­

有人说,那条流水的另一方,有片烂漫的桃花林 ­

有人说,桃花林里有一位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男人 ­

他有着一张如桃花般神美的脸,一张连女人也自愧不如的脸 ­

于是,总有女人有意无意地跨过那条流水 ­

对于每一个慕名而来或无意闯入的女人 ­

对于每一个对他一见倾心的女人 ­

他总是将她们拥入怀里,低头深邃地在她们耳边问着同一句话 ­

「你爱我吗」 ­

而她们都会回答,爱,一辈子都爱 ­

他听着,桃花花瓣般诱人而蛊惑人心的薄唇,轻轻撩‖起一丝不可思议的弧线,那么邪魅,那么意味深长 ­

他低头,深情地给怀中的女人送上绝美的桃花花瓣 ­

诡异的气息悄然蔓延 ­

接着,纤长的手抚上她的后脑,看似享受花瓣熏香时的忘情之举,却是攫取又一个灵魂的先兆 ­

掌心轻轻一紧 ­

他那桃花花瓣在那一刹那,就如灿烂盛开,妖冶的桃花,邪魅得令人心惊,绝美得那么颓靡 ­

于是,又一个女人,亲手奉上自己的灵魂 ­

给他 ­

然后,那些女人都化作一只只没有灵魂,没有意识的蝴蝶 ­

爱我,就献出你的灵魂吧 ­

来的女人越多,桃花林越是漫烂,蝴蝶越是多不胜数 ­

然而,这里的任何一只蝴蝶从不敢接近这里任何一棵桃花树 ­

仿佛,潜意识告诉它们,那些桃花正是给予它们伤害,夺走它们灵魂的元凶,罪大恶极的杀人凶手 ­

没错,这片桃花林的生存养料是灵魂,是女人的灵魂 ­

而他,是一只桃花妖 ­

­

只要有女人,这片桃花林就会长盛不衰 ­

对,只要有女人 ­

于是,有人说,不要跨过那条流水,因为只有一次机会跨过它 ­

有人说,绝不要进入那片桃花林,因为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

有人说,千万不要爱上那桃花林中的惊艳美男子 ­

因为,他是害人的妖孽 ­

更有人说 ­

那片桃花林,是世间所有女子的坟墓 ­

桃花林越来越繁盛 ­

如火般灿烂,甚至,比春光更耀眼,更眩目 ­

而林里的蝴蝶,成倍成倍地增多 ­

桃花林肆意地妖媚了起来 ­

流水笑着说 ­

你这命是不是桃花命?女人怎么都为你死去活来的 ­

他慵懒魅惑地浅笑着,不久,回答到 ­

「只有死去,没有活来」 ­

桃花花瓣般极具诱惑的薄唇,微微勾起轻蔑而危险的笑,那么扑溯迷离,如桃花般妖冶明媚 ­

像在,讥讽什么 ­

­

他是多情的吗? ­

可是『多情』是他生存的唯一本能 ­

他是无情的吗 ­

但,至少,他在抽取唇下女人的灵魂时,有着短暂的,所谓的的「深情」 ­

至少,他那绝色如桃花般的笑靥,赐予了每一个女人最华丽,最刻骨铭心的死亡气息 ­

他感觉,世上的女人都是为他而生的 ­

然而,他是孤寂的 ­

每一个所谓爱他的女人都被置诸死地,懵然不知地死在他奢美的桃花花瓣下 ­

不过,兀地,他感觉,累了 ­

寂寞如是,烟花乱 ­

可不久后,烟花不再迷乱了 ­

­

四月芳菲

­

〈二〉芳菲 ­

­

那是一个清新微晓的早晨 ­

一阵清脆的铜铃声,以及一只雪白的兔子,携同一个女孩,闯进了这一片宁静的桃花林 ­

她追寻着宠物,误闯进了这一片华丽的死亡禁地 ­

她抬头,好奇地,向躺在树桠上的他,轻声喊到 ­

「哎,你躺在这么高的地方睡觉,不怕摔下来的吗?」 ­

声音,如铜铃般清脆悦耳 ­

呵,很与往不同的开场白呢 ­

他睁开带有慵意的明眸,扭头,向下望去 ­

刹那间,他的心跳变得异常了 ­

眼下的她,有着一张清纯无暇的脸庞,与清澈见底如晓溪的眼眸 ­

他呆着,低着头,凝视着如此纯美的她 ­

画面,在那一刹那,被永恒定格了 ­

那一天,空气特别清新 ­

天空特别晴朗 ­

草地特别茵绿 ­

鸟语特别动听 ­

桃花特别纯美 ­

­

「你是谁呀,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她怀抱着如雪球的兔子,撩着它柔滑的毛,撩着它脖子上挂着的铜铃 ­

这么一撩,也把他深藏在深层的心,不经意地撩动了 ­

他倚在桃花树旁,她怀抱着兔子,坐在桃花树下 ­

他不禁笑了,难道她没听说过那个传闻吗?难道她不怕死吗?要知道,现在站在她身旁的,是杀了无数女人的桃花妖啊 ­

这里的桃花之所以如此繁盛,全是靠女人的灵魂来供养的啊 ­

「你怎么不说话呢,你不会说话的吗?」她笑着,仰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分外灵动 ­

这么一眨,他的心也不自觉地随之一动 ­

她跟以前的所有女人,都不同 ­

不,她不是女人,而是女孩 ­

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清纯女孩 ­

凝望着她精致俏丽的面孔,他顿然感到自愧不如 ­

她是那么的纤尘不染,而他,却是杀害无数无辜生灵的魅惑妖精,混浊不已 ­

「你一个人吗?会觉得孤单吗?」她抚着心爱的白兔,铜铃轻轻响着,然后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

随即,他的心,被这句话,这个眼神,给触动了 ­

他低头看着她 ­

她...只是一个尚未懂事的女孩,怎么会知道他的孤独呢? ­

然而,她那双明若晓溪的眼睛,无瑕得,他忍不下心去亵渎 ­

「我叫芳菲,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她清澈灵透地一笑,望了望他 ­

这一笑,在他的心湖里,漾起了美丽的涟漪 ­

芳菲,好美的名字呢,他看着四周妖冶妩媚的桃花 ­

这里的芳菲,不及眼前的这个芳菲 ­

名字?呵,他连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

「我没有名字」他笑着 ­

这样啊?她有点失望地嘟着唇,若有所思,不一会儿,清新的笑又泛起在她俏丽的脸上 ­

「四月,我们在四月认识,我就叫你四月,好不好」 ­

有趣,竟然有人给他起名字了,而且还那么莫名其妙的 ­

四月,好吧,就让她这样叫着吧 ­

­

流水对他说,竟然有女人活过来了 ­

而且,还从它身上跨了两次 ­

他笑着,又很认真地更正到 ­

她不是女人,而是女孩 ­

那一天,桃花林特别纯美 ­

一个叫芳菲的女孩,连同她那可爱的白兔,以及阵阵悦耳动听的铜铃声,闯进了桃花林 ­

闯进了他的心 ­

呵,是四月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