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凋谢的花朵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11:33:11

我有花一朵,花香满枝头,谁来真心寻芳踪,花开不多时,啊!堪称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 一首如梦幻般的歌声,述说着一个女人如花的梦境,这首歌已经成为了香港影后梅艳芳的绝唱,梅艳芳堪称香港影艺界的绝色佳人,可惜红颜薄命,早早就梦断红尘,留下了这首

  “我有花一朵,花香满枝头,谁来真心寻芳踪,花开不多时,啊!堪称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


  一首如梦幻般的歌声,述说着一个女人如花的梦境,这首歌已经成为了香港影后梅艳芳的绝唱,梅艳芳堪称香港影艺界的绝色佳人,可惜红颜薄命,早早就梦断红尘,留下了这首魂牵萦绕的千古绝唱。


  每当听到这首歌曲,我的眼睛总是潮潮的,这首歌或许容纳了世间所有女子情感栖居的空间,在温柔地叙述着一个女人的感伤,这感伤中带着遗憾,遗憾她生命的空间中没有一个懂得惜花、爱花、护花的人。


  此刻,聆听变成了伤感,在我的潜意识中不能不回首往事,看人生冷暖。


  我也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深感做女人的艰辛,有时,我久久地沉浸在歌境里,那幽幽的歌声如轻纱一般飘忽,让我回到了那梦幻般的童年岁月……


  在我生命的记忆中,曾经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她是我童年时邻居赵大爷的女儿,女孩的名字叫小莲。


  那年小莲18岁,18岁的小莲在我的心里曾是那么的圣洁,圣洁的犹如一朵盛开的白莲,她曾经是那样的美丽,美丽的让我不敢抬头看她,怕她那销魂的一笑引发我心中的忌妒。童年的我就像她的一个小尾巴一样,每天跟在她的后面,不止是因喜欢她的美丽,还因喜欢她的善良。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人们都说我就像西施里的东施,年幼的我并不懂得东施是谁,也不懂得害羞,更不在乎别人的品头论足,我只喜欢和她在一起,和她在一起感悟人生的快乐。


  小莲爱笑,见人不笑不说话,一笑两酒窝,小莲还喜欢照镜子,很喜欢孤芳自赏,也许是因我年龄小,不懂世事,不会让她在照镜子时感觉难堪,即使有时我贴的她很近,她也不会赶我走。


  那时,小莲是快乐的,快乐的就像一只燕子一样飞出飞进,我也跟在她的后面跑出跑进,她还经常命令我给她拿一些小东西,我也很乐意地为她跑腿,乐的屁颠屁颠地为她服务。


  小莲2岁时死了母亲,16岁时她的父亲赵大爷也死了,即是这样也没有打击了小莲的快乐,母亲在她的心里只是个影子,她没有享受过母爱,也体会不到失去母亲的那种痛苦,是出嫁了的姐姐像母亲一样从小抚养着她,在小莲的心里,母亲就是姐姐,姐姐就是母亲。


  小莲20岁时,姐姐为小莲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工厂做工,这个工厂男人多女人少,小莲的姐姐那时做梦可能也不会想到,她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放到了一个男人堆里,就等于把一只羊放在了狼窝里。难免有那么一两双眼睛像狼一样地盯上她……


  小莲有了工作就住在厂子里很少回家,我也就很少再见到小莲。


  那个美丽的、善良的女孩,小莲,渐渐地淡出了我的生活的圈子。


  一转眼,过去了十几年,我再次见到小莲是在一间14平米低矮的出租屋内。


  那个出租屋里,放着一张木制的单人床和一张双人床,屋子里除了两张床外,还有一个旧的柜子和一张破旧的桌子,桌子旁边是一个做饭用的火炉和一些锅碗,除此之外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间出租屋内的主人。


  单人床上躺着一位面容枯槁的女人,也就是这间屋子的女主人,小莲。


  这年,小莲38岁,38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正是花儿开的正红的时节,也是一个女人的心即将成熟的季节,可眼前的这个女人,怎么都不会和我记忆中那个如花一样的女孩链接在一起,这就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如白莲一样圣洁的女孩吗?这就是那个曾经让女人也感到销魂的那个女孩吗?这就是那个曾经让我不敢抬头仰视的女孩吗?


  我拉着小莲那双浮肿的手,梗咽着说不出话,我不知该怎样来安慰眼前的这个女人。那个曾经熟悉而今陌生的女人……


  小莲身下铺着的白色的床单已经破旧不堪,发出一阵难闻的味道,身上盖着的被子已经不见了原来的颜色。只有从她那枯槁的脸上依稀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在没有出嫁之前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


  在小莲断断续续的阐述中,我渐渐地知道了一些小莲这几年生活的状况……

上一篇:你的歌声里

下一篇:爱是一场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