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后生可畏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11:41:50

  那一年,我们都是偷青瓜的少年。那一年,七年(5)班的课室在四楼,那一年,离课室几米的楼顶上种了很多青瓜,那一年,七五班生活着一帮热血青年,那一年,我们用长长的扫天花的扫把把青瓜偷了过来。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些青瓜的妈就是校长他妈,我们既惊

  今天老朋友来找我玩,又谈起了从前的事。从前我还在上初一,住着整天都想死的五六七班混合宿舍,还忆起了同枕共窗的舍友,还记的刚上初一不懂事和同学在宿舍打架,只怪当时势单力薄,只有被欺负的份。


  尽管只在学校住过一个学期,但有很多记忆久久不能忘怀。学生会那些爱装B的孩子(只能用孩子来形容)每个晚上拿着烂电筒在那那里照啊照,踢开宿舍门检查人数督促同学睡觉,不睡在那里吵的叫他做俯卧撑,好像没有人敢不做的。有个晚上我和同学在那里讨论一些黄@色的话题,很入迷,不知道学生会的那帮贱佬偷偷从后门进来宿舍,当场被他们捉了正着,就像偷情男女,房门突然开了……那时还后生,就真的标准地做了十个俯卧撑,学校很懂得以暴制暴,学生会入会标准就是1、身材高大肌肉结实 2、爱打架能打架。3、能熬夜,最好是能白天上课睡觉晚上做事 4没有了。可怜当时还没米四二只能任由他们欺负。


  还有个晚上,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同学(不方便透露姓名就叫他阿A好了),话说这天晚上,我们班同学少了几人,把刘勇飞(当晚值班老师)招来了,他问我们班主任谁,阿A用超过50db的声音答道:“小花姑娘!”(班主任名为小花)然后,全宿舍的笑生超过100db,然后宿舍外面多了个低着头接受口水洗礼的学生,销魂可爱的小脸蛋还时不时被老师扇和捏。再然后被窝里多了个啜泣的学生,不怪他,都怪那时年轻,免不了年少轻狂。


  那一年,我们都是偷青瓜的少年。那一年,七年(5)班的课室在四楼,那一年,离课室几米的楼顶上种了很多青瓜,那一年,七五班生活着一帮热血青年,那一年,我们用长长的扫天花的扫把把青瓜偷了过来。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些青瓜的妈就是校长他妈,我们既惊讶又自毫我们把校长的brother给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