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幽幽沉香,缕缕如檀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13:48:28

好景总经不住岁月斑驳,好香,才如檀香那般,在光阴深处沉淀,散着不淡的内涵之香。

——题记

人说,檀是佛的香,能渡化人的。

开春的第一缕阳光,似是奖励般地把温暖送给能挺下来的东西。梅花拖着病弱的身躯,高傲地站在那第一缕阳光下。瘦如干柴的身躯显得那么粗糙,零零散零,残缺不全的花显得那么丑陋,论客貌么?完全及不上光鲜亮丽的春花们。但是啊,当它绽放时,大雪盖不过它的香。当它入春时,群芳亦盖不过它的香。那是一种内涵的沉淀,是它不畏风雪,饱受严寒练就的沉香,是它不屈高傲的精神。“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就是这么一种沉香,在它化作尘时落于光阴深处,岁月冲淡不了。而那些春花呢?没有沉淀过的香,只会随着外表的光鲜一起远去。

幽幽沉香,缕缕如檀。在光阴深处流淌,如佛在教人,忍受苦难,经受考验,才能收获“阳光”的温暖。

荷与菊,是一对的,荷开于盛夏,便是大片接天。红莲妖冶,黄莲婀娜,白莲,似乎姿态略逊色些。它没有风情万种的姿态,多了一份静美,一份淡然,一份出尘。荷的茎称做“迦”呢,佛祖释迦牟尼的名字里,赫然带着它,莲出于俗尘之淤泥,却不染纤尘。若是站于荷池前,折服人的,不是她“翩若惊鸿”的舞姿,而是缕缕缠绕的清香。荷落于秋时,菊便开了,仪态万千,说是盛装,又没有片片金黄耀眼,说是粗麻,又比枯枝败叶绚烂。介于两种极端之间,上不求耀眼,下不着枯黄。具有的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闲适,那份淡泊。菊是有香味的,会和荷的香一起交缠,沉淀,不必风吹,长年都飘得很远。以至于,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的流连,留下无数赞誉,只是,周敦颐那一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最贴切。那种香是超凡脱俗的,如同闻着檀香听佛语,洗净心灵,只可虔诚恭听,不可亵渎玩弄。

幽幽沉香,缕缕如檀。在岁月留自处刻上几个小字——人素如莲,心淡如菊。一素一淡,不求光鲜表象,但求内里有涵成香,经久不衰。

陶渊明的桃源,是镜花水月的沉淀,所以香可永留;诗画般的江南,是小桥流水的沉淀,所以香可永留。

没有什么光鲜外表,只因为人们的内心,赋予了它们美好的向往,赋予了它们美好的东西,赋予了它们美好的内涵,所以,桃源才会在时光左岸静好,江南才会在心灵深处肆意。

人说,檀是佛的香,是渡化人的。渡化人不屈坷坎,渡化人与世无争,渡化人淡然一切。闻一缕沉淀在岁月深处的香,便将心性沉淀下来,不求表象华丽,但求内涵成香,方得零落香如故。

幽幽沉香,缕缕如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