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漫笔哭与孝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9日 13:38:01

一小餐馆里,简桌上吃饭的农工,难得摆上瓶酒,点几道家常,且谈且聊,一时的满足,加酒之功力,可谓飘飘欲仙了,且又有电视播着,热歌劲舞的,似有路过天堂之感觉。央视一档节目,叫什么《小不点,大能耐》,其一的梁蓉小姑娘,她孝侍病母,且临危不惧,助亲有方,感动得主持人泪光点点,咽语低沉,居然让央视也敢说个中的苦难、无奈,但归根结底的结底与一切的不公都迁怒于她逃离的父亲,而把“孝心、爱心”捧得滚烫,于是她的父亲遭到一番谴责!在坐佳宾多也潸然地流泪、悲咽地感慨着,末了,竟唱“望望头上天外天”,以示鼓舞。难能可贵!台下现场,眼皮软的己哭的稀里哗啦,擦泪不止,唏嘘声在电视机前都能听清。回看餐馆,也有唏嘘者,更有流着泪吃面的,也难能可贵!忽然,一三十大几的男士,蓬头垢面衣着破旧,称其为士,其实是高抬了。见他目盯荧屏,嘴角急抽几下,便呜呜的号了起来,突然的撕心裂肺,满屋人都为之惊愕,望着他涕泪如雨,望着他欲言又止。不过,识趣的他,还是迅速地离开了。人是走了,可疑问却留给了在场的人,难道他是小女孩不负责任的父亲,因逃离而愧疚才失声?或他的家境与梁蓉家极似,触景生情?或……?不得而知。但这哭,还是让人同情了,还是冲淡了梁蓉的孝心,也显露出对现实的失望。

 

爱恨情仇是泪点的源,煽情生悲又使大多的人都不能免疫,遭糕的是会被传染,多少都能落下几颗泪珠。不过,这泪珠中有多少真情,有几分演绎,只有哭的人自己知道。不管如何,这悲哭中的真情终至是珍贵。而乡村新兴起的“哭灵”,说白了,是给钱才哭的丧葬产业,即使嚎天动地,也不过是一场哭的演绎,可乡下人最易见哭兴悲,居然又推动了此方需求。

 

去年,村里的唯一的包工头的母亲仙逝了,因之于有钱,丧事自然不同寻常,一则要章显其孝,二则需要热闹、排场,以示自己的不凡与卓越。人有了钱,身份也见高涨,应酬自然比一般人多,母亲丧事上,哭丧也自然无遐,于是请了专业人士代哭,以举已哀,以示已孝。

 

低沉的哀乐,藏青的拱门,白的挽联、白的幡,似乎整村都为之哀痛了。只是,一旁的热舞劲歌别扭的让人不解,大概是与时俱进受潮流的逼拶,或附近的丧事都如此,或本地称的“喜丧”的缘故吧,至于为哪一条而如此,不得而知,真是“于今为烈”的“悲喜交加”。

 

出殡那天,亲朋、友人、邻居自不必说,是要来的,也是必须要来的,民工是可来或可不来的,然而也来了,村乡官吏也来了几员悼念致哀,真是给面子。村妇野老听说哀主请了人“哭灵”,也喜形于色,忙着凑热闹,当看客,一时间,僻村若市,车堵路塞,不可不谓场面之宏大。

 

哭灵的是一女子,素衣白衫,且跪且行,于灵前行三叩九拜,含泪悲吟亡人生平之恩德,凄婉浅唱断肠之哀歌“……大门挂岁纸,二门挂白幡,妈妈归天去,儿女跪地上……”声泪俱下的演绎,让观者无不动容,泪目不睁,让哀主在窃喜之余也明加封赏,可谓情利双收。诚然,伊的哭声不假,眼泪也是真的,高潮处,泪水竟如断线的珠子,劈哩叭啦的往下直掉,难能可贵,至于溶入了自已多少真情,代表了哀主多少孝心就不好说了!

 

梁蓉命运是不济的,孝心的确帮了妈妈,却没改变她苦难的无奈。如今上了央视,于是,人们感慨一番,流了一遍泪,被誉为孝心少年,随即为现实社会所标榜了,危机也将转为安逸。而僻村之富人,他的孝心行为,按规矩说能顺理成章,如出于真情就无法恭维了,还将受人诟病。古人的“哭竹”“卧冰”,“尝秽”与“埋儿”的故事,今天看来,至少是迷信的、谎谬的或不足取的,但那曾是以孝治国的标榜,如同今天宣讲孝心人物异曲同功。而僻村富人的作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追捧的!而这一切的有悖于伦常的孝心,在将来会渐渐淡去,渐渐的淡去,渐渐地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