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的蓝可身上阴凉的感觉仍是未退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2日 16:47:35

  暖烘烘的阳光再度披洒,她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光晕,微凉的体温仍是没有回升的迹象。两旁栽种着法国梧桐树的宽广马路,她纤瘦的身影晃动在法国梧桐树之间,约隐约现。
  起风了!她停住脚步,斜侧头,凝视着无边的天际,蔚蓝的天空中没有一朵白云的痕迹,干净的令人眩目。两旁的法国梧桐树的树叶随风起舞,纷纷扬扬的飘落。
  女子的身影一度消失在散乱的人潮中,从前方迎面而来的,从后面追赶的,她却不属于这两种,她是散漫的,没有目的地的,飘渺的甚至是虚幻的。
  人潮过去了许久,她仍只是望着蓝天,仿佛那儿有什么特别的景色吸引着她,令她转不开双眼。她的左手下意识的抬起刚刚接住的一片残破、枯萎、发黄的梧桐叶,仿佛是感觉到手掌中那片刚失去生命的叶片颤抖和悲伤,她垂下眼皮扫视了一眼,心一紧,手紧紧地握住,再摊开时叶片早已压碎了,风悄悄地从她手中带走了这个破碎的生命。
  很残酷吧!她扯动着薄薄的唇片,毫不在意划过一丝冷笑。向来生命皆不是她怜惜的范围。生命只是自然界的一个过客,来匆匆,去也匆匆,谁也无法留住,只能伸延。她不喜欢生命之于人类或其它的生物的赋予,给予了又收回去。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她习惯了不予理会,不在乎,也不关心,即使那是她的生命。
  风慢慢地停竭,灭了!梧桐叶悄然落地,黄绿黄土的满一地,她缓慢地移动步伐毫不犹豫地踩踏着那些堆积地上刚失去生命的尸体。
  雅白色的衣衫和金黄的树叶是街道上唯一移动的东西,脚底下碎裂的声音,清脆又残酷提醒着生命的殒落。阳光强烈了些,带着一丝灼人的温度,眼前仍以静态缓缓前进的女子,雅白色的衣裳有了温热,可身上阴凉的感觉仍是未退。
  晨早,她习惯出来走走,望一望蓝蓝的天空,没有目地的寻找出路。她像一抹游魂在滚滚红尘中停留、飘荡、浮沉、前进……
  风偶尔,乍起,卷起一两片叶片随风飘流,有一片落在她长及腰际的未束起的黑丝上,她犹未知。片刻后,人潮又汹涌了!她转身躲在其中一棵梧桐树后,避开人潮。这些人在她的眼里就像是一群特大的,充满异味,贪婪的又异常忙碌的蚂蚁,一生忙碌匆忙却不知为何。她极不想碰触这群贪婪又忙碌的生灵。
  那是瞬间发生的——她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人潮中,她的瞳孔里,从此再也挥之不去。整个人虚弱的靠在大树上,她双手捂住胸口,短暂的窒息令她苍白瘦小的脸颊上增添了一抹嫣红。
  太快!太快了!她看不清楚,但只消一眼,她便知道了,就是他,就是他——这个在不久的将来会带给她沉重伤害的男人。
  女人向来能在混杂的人群中找出那个可以伤害她的男人!
  她闭上双眼,强自镇定地探首,他高壮的身影已溶入人潮中,渐渐地消失了!阳光强烈的令她睁不开双眼,天空似乎更蓝,更纯净,如无人触踏的福地。
  她依旧移动着,步伐却沉重了许多。这是她记忆中第一次遇见他的情形。
  有人说,相遇很多时候是心底的渴望!
  是吗?是渴望吗?
  再次与他相遇,仍是没有预兆,突然间发生,骤然之间结束,从来都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对于天意,她是无可奈何,也无从拒绝。
  接连几天,天气出奇的好,阳光明媚是郊游的好日子。一间充满兰花花香的咖啡屋,嫩黄的跳舞兰在木门外招手,粉紫、粉兰、粉红的蝴蝶兰在咖啡屋内飞舞,正播放着林忆莲的<听说爱情回来过>。
  在朋友那儿听说知心的你曾回来过想请他替我向你问候只为了怕见了说不出口你对以往的感触还多不多曾让我心碎的你我依然深爱着……
  她单跷起腿,喝着最爱的意大利咖啡,闻着淡淡的兰花香,双眼空洞无神,手里不停在折断一根又一根的牙签,散乱在浅蓝色的桌布成了一幅怪异的构图。
  宽敞的落地玻璃窗前摆着一盆淡蓝色的蝴蝶兰,蓝色的花儿在阳光下追逐,似蝴蝶在嬉戏。她的眼神柔和了些,金色的阳光铺满整个玻璃窗。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阳光下游戏着,小狗,鸟儿,大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