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神驴化财赐孝男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1日 06:06:16

原创 王耀兵 秀美浠水
神驴化财赐孝男
王耀兵
华桂山有很多传说。华桂山的传说有的很离奇,甚至离谱,经不起历史考证,但传说毕竟是传说,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期盼,抑或道德教化的一种方式,其意蕴厚重,意义深远,值得传说,也值得光大。譬如华桂山与石老八家有关的传说。
相传,石老八的祖上是靠华桂山的驴子起家的。
石老八祖祖辈辈住在华桂山脚下,以耕织为业,日子过得不咸不淡,可是到了石老八的祖上这一代,突然变穷了。石老八的祖上的父亲病了,为了给父亲治病,石老八的祖上将田地卖光了。一个种田的人家没了田地不穷才怪呢!
没了田地,石老八的祖上只好帮人打工,靠打工来维持生计。
石老八的祖上没有兄弟,父亲走后,只剩下娘儿俩过日子。娘眼睛不好,加上年迈,生活上要人照顾,石老八的祖上只能帮人打短工。
石老八的祖上天生憨厚,好说话,大家都愿意找他。一旦找他的人多了,他忙不过来,忙不过来就包下来做,包下来起早贪黑地做。不过他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就是再忙他要先安顿好家里的娘亲。他是娘亲的唯一,是娘亲一包屎一包尿拉扯大的,现在娘亲老了,眼睛又不好,他必须孝敬好他的娘亲。他每天要将娘亲用的柴呀水呀准备好,准备好了才出门。
有段时间他家里出了件蹊跷事。因为忙,天没亮他就出了门,可是等他的娘亲起来用水的时候,却发现水缸里的水不是她想的那样多,因为她亲耳听见儿子往缸里倒了好几桶水,而她发现的一桶都不够。刚开始,她以为是缸破了,漏了,可她弯下腰摸地面却丝毫没有水的感觉。那水到哪里去了呢?娘亲很奇怪,却没有做声,谁知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如此。更让她奇怪的是,她需要多少水缸里就留有多少水,好像有人故意安排似的。娘亲终于忍不住了,将这事告诉了儿子,儿子听说也很奇怪。娘亲说,她若有所思地说,要不你明天跳完水先别急着出门,躲在旮旯里看看,看看究竟是么回事?
第二天,石老八的祖上像往常一样,天没亮就爬了起来,挑完水,躲在门旮旯里盯着水缸看究竟。不看不打紧,一看让他吓了一跳。不一会儿,从天井里突然下来一驴子,银白色,直奔他家的水缸喝水。石老八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待驴子走了才敢出来。他闷在心里不敢告诉娘亲,怕吓着她。娘亲见他没说也就没有问。
谁知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一进门娘亲又告诉他,说是早上起来缸里一点水都没有,害得她向隔壁讨水吃。直到这时他才说出真相。娘亲没有被吓着。娘亲不仅没有被吓着,还不慌不忙地吩咐他,吩咐他如何如何……
第二天的同一时间,石老八的祖上按照娘亲的吩咐,挑完水躲在门旮旯里静候驴子。他手里拿了条裤子,是娘亲的。娘亲说,女人的裤子有晦气,可以克灵气。娘亲还说,这驴子想必有些来历,要不,哪里找不了水,偏要来我们家?驴子终于来了,像上次一样。石老八的祖上这次胆子变大了,他沉住气,待驴子喝得差不多了才将裤子向它罩去。突然间,驴子没了,变成了白银,一大堆,将水缸堆没了。
后来,石老八的祖上成了华桂山周边的首富。
后来,财神爷从这里路过,见石老八的祖上在路上施粥,还带着孩子,点了点头,笑了。
编审:黄习文 王应良
原标题:《​浠世美文 | 神驴化财赐孝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