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景德镇文坛2020年散文综述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1日 16:04:00

  优秀的散文都是个人的内心传记和时代的精神肖像。纵观2020年景德镇文坛的散文作品,不外乎几大类:怀旧类,粉饰童年的纯真梦想;人物类,表达对人物的真挚情感;市井风情、美食特色类,抒发对美好生活的赞美;内心感悟类,触及灵魂深处,涉及生命的哲学命题;随笔游记类,信手拈来,把生活过成一首诗。

  作者、编者、读者是三位一体。随着新媒体的蓬勃发展,阅读变得越来越方便化、快捷化、碎片化、电子化。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海量的阅读信息充斥着人们的大脑,标题党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这对散文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篇好的散文无疑从思想上到艺术上都要有吸引读者的特质,才能留住读者的手指不轻易从手机屏幕滑走。

  散文应该是作家基于理性思维的感性思考产物。景德镇文坛2020年散文可圈可点之作很多。《桃墅之殇》(第12期)的作者彭禹旺有多年的《瓷都晚报》记者的从业经历以及陶瓷评论创作经历,不难看出此文带有明显的记者稿子的影子,这一点使得文章极具思想性,文章对桃墅村二十多年来的发展变化对比做了深刻剖析,提出的建议正是基于理性思维的感性思考。文章发表后,在当地引起了反响,村支书亲自打电话给作者,探讨桃墅的发展思路,征求作者的意见建议,也许这正是文学的力量。如果把文章比作画作,此文的笔力应该是力透纸背的。

  散文难免怀旧。著名作家余华说过,一个人的童年记忆决定了他的创作方向。对于散文创作来说,这也是至理名言。作家的生存环境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他的童年生涯和他的学生生涯给予他无限的创作素材与创作灵感。怀旧类作品优秀之作当属《那个年代的寒窗》(程冬久,第23期),浮梁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生活经历是本文创作的时代背景,作品能在同龄人中引起强烈共鸣,我真的读到一半鼻子一酸,差点泪崩!这简直就是同班同学的学生生活真实写照,相同的年代,相同的生活经历,相同的感觉,强烈的共鸣,也许就是这篇精彩散文带来的震撼!自带一罐腌菜要吃一个礼拜,长了白毛还要吃,宿舍睡高低床通铺,臭虫多、生疥疮,还有人尿床,半夜里上铺的尿会滴到下铺的人身上……这一幕幕都仿佛发生在昨天。作者饱含深情用白描的手法再现了那个年代的寒窗生活,在当今社会有强烈的借鉴意义,30多年过去,现在孩子也许真的难以想象当时的场景,但谁又能保证下一代看了不会掩卷长思呢?

  与此文类似的还有《母亲的腌菜》(万七顺,第7期)、《父亲的棉田》(陈新彬,第13期)、《双枪》(冯新平,第22期)等,艺术水平不相上下,那一幕幕场景,一个个动作,一件件农具,一个个人物,都是嵌入我们灵魂深处的厚重记忆。这些作品皆堪称佳作。

  市井风情类、美食特色类散文以景德镇为书写对象(当然包括乐平、浮梁,还有一衣带水的鄱阳、都昌),或撷取生活浪花,或捕获街头小景,以小见大,以点带面,反映瓷都特色。《粉婆》(陈香玲,第21期)、《浮梁碱水粑》(汪武军,第10期)、《秋来甘蔗甜》(万七顺,第30期)都是代表性作品。其中最出众的要数《辣椒姨娘》(杨秋平,第28期),作品通过街巷里弄市民的纯粹性细节描写,将辣椒姨娘的性格特征刻画得入木三分,画面感极强。最出彩的还有作品的语言,“姨娘”本就是景德镇人对邻居或熟人中母亲辈的女人的尊称,“缺德带冒烟”、“蛮大咯”、“作兴”、“在家带仔”瓷都口语化的词语更增添了作品的地方特色。阅读此文,仿佛就是早餐摊上和一位街头邻居在“拉天”。老秋的这篇散文应该归为人物类,但我更愿意把它归为市井类。老秋创作了一系列这方面的散文,文坛虽只发表了一篇,但也可管窥其散文风格。老秋是一个勤奋的写手,一个人的写作也许不需要全面开花,抓住一个重点,找准一个切入点,也许你的创作便可独自形成鲜明的艺术特色。

  文坛散文不乏感悟类诸多佳作。需重点介绍的当属《像植物一样生存》(余巧玲,第19期),个人认为这篇散文完全达到了星火原浆散文的艺术水准。《星火》主编范晓波先生2019年提出原浆散文概念,倡导创作原浆散文,发出了“痛饮生活的原浆”的号召,在文学界引起巨大反响。其初衷就是要让散文具有生活的原汁原味,散文要接地气。我初读《像植物一样生存》就被惊艳到,其对生活的感悟透彻又含思辨色彩。更出彩的是她诗一般的语言:“一天就这样来临,或者一天已然消逝成昨天。”没有痛饮生活的原浆经历的人写不出这样富有哲理的语言。“阳光落在手心里,轻轻握住”、“鸟鸣声和阳光一起落下来”、“月光轻柔若梦的纱衣”,这分明是诗。用诗意化的语言表达哲理的思想,也许是对基于理性思维的感性思考的生动诠释。还有魏丽华的随笔《向死而生》(第2期)是直面灵魂拷问的作品,能深深震撼人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