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美文美图】大智村,不简单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1日 19:19:59

安福大足

大智石刻景区   江燕飞   摄

安福北乡距县城约20公里处,有一个自然村叫大智,平凡的大智村却有不平凡的过往,官山小溪旁的那两棵古樟或许见证过它曾经的辉煌。

大智,一个世外桃源式的小山村,高耸的大岗山及其支脉把村庄几乎围了个水泄不通。村庄坐落于宝葫芦状的山间盆地中,上方一座小山犹如一只瓶塞插入宝葫芦内部。瓶塞边际两条溪流在塞尖处汇合,形成一条小河,笔直从宝葫芦中轴线流去,穿越宝葫芦底部的山涧汇入双田河水。

大智是一块风水宝地,是地理先生认为的安福北乡三个半屋盘子之一,古时大智有八景,现辑其四:东有不干之田,西有白羊吃草(又作白羊切草),前有铜壶滴漏(又作铜鼓滴漏),后有蜘蛛结网(又作方洲结网)。仔细分析似乎有了答案:大智东边有一大块粮田,由于溪流的灌溉,常年不干十分正常,旱涝保收,养活大智一村居民;西边山上,如果不是植物遮盖,隐约能看见许多白色的东西,浑圆如绵羊般形状,其实,走近去观察,就是一堆堆白色的石头,不过,这些石头全都是石英石,是制造玻璃的好原料;村前的山坳里有一穴泉眼,泉水甘冽晶莹,昼夜不舍从高处落下,正好滴在下方的水潭里,声音悦耳、流畅,它像时钟一样不断地提醒以耕读为本的山里人,要珍惜时光,奋发图强;大智村后山,植被丰富,古木参天,粗壮的藤蔓攀附大树,缠绕交织,形成一张大网布于其上,牵一发而动全身,犹似人世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人们只要仔细观察它就会有所悟。

古老的大智村耐看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通往大智村路旁的“盘石”上的诗作所题写的内容就足以挑战你的想象力,当年这么个小山村是何等的辉煌与荣耀,“簪组满门双阁老,恩荣累叶六尚书。昭昭品秩题盘石,济济英才迹后车”。当年的宰辅、尚书、侍郎们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大智官山村前左有钓鱼台,平如戏台的巨石下方水潭深不可测,周围绿树环抱,柳丝低垂,有《观鱼垂钓台》诗云:“五柳先生是晋人,今栽大柳傍西滨。绿丝牵线如垂钓,柳下观鱼乐趣真。”可惜,如今河床淤塞,钓鱼台石刻尚在,深潭已不复存……这些景致都值得你驻足观赏、品评。

大智村最值得人们称道的当然是那一片被誉为“文章铺路”的大智石刻,现在已列为国家级文化遗产保护单位。这是目前国内罕见的反映官宦家族生活的石刻群落。

500多年以前,村里出了一个显赫的官宦家庭——智溪彭氏,彭同升一门祖孙六进士,即彭德之子彭善、彭贯之子彭彦充、彭华、彭礼及孙彭彦充之孙彭夔。尤以彭华地位显赫,中会元,官尚书,入内阁。当然,还要包括彭华的族兄安福历史上唯一状元、明代内阁首辅彭时。这个家族奇思妙想,竟把“家谱”镌刻在了村里的岩石之上。

大智石刻历时51年(明正统十二年至弘治十年),由彭氏三代接力完成。石刻散布在村旁的古道、田垄一带。刻石字体阳镌正楷,苍劲凝重,如今苔藓遮蔽,斑驳陆离,古拙之中显出神秘。

刻石镌刻朝廷名宦、地方官吏,彭氏亲朋好友等拜谒彭华祖父彭同升墓的题铭,以及家族寿诞、升迁、归省、致仕、丧葬、出游等内容。例如,《题彭隐君同升游息图诗》其诗写道:“闲来无所事,随意独行游。敛襟籍芳草,端坐临清流。江深波澜阔,欲济无方舟。登高纵遐瞩,山水阴云稠。长歌无与和,余响振林丘。俛仰中自得,于世更何求。”此诗为国子监祭酒李时勉所题,诗作不仅表现了彭同升隐居山林生活的闲适,同时也表达了隐士登高望远、长啸山林的气度。又如,《游亭十友》中有云,“盘石字友坚,甘泉字友洁。清风字友闻,明月字友亮。苍松字友直,绿竹字友节。秋桂字友芳,寒梅字友贞。闲主字友和,旧宾字友邻。”彭彦充致仕在家,自号“闲主”,与少时故友相唱酬,诗人将山石林泉、清风明月、松竹梅桂等自然风物人格化,作为朋友平等对待,与今天的生态文明建设可谓遥相呼应。

村旁湖山是彭贯夫妇合葬的茔山,山脚有题额为“感恩亭”“永思亭”“述德亭”等多处刻石,镌入了大量挽悼的诗文。如《永思亭》中有彭彦充题:“父母恩同地与天,一抔黄壤闭重泉。悠悠思念何时开,试得新年似旧年。”“述德亭”刻于一圆锥形的巨石上,高近4米,围绕着岩面依次刻着纪念彭贯的墓志铭、墓表、传、诔词、祭文及挽诗,撰写者皆为当时的朝廷重臣。如明代内阁首辅兼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刘吉题《挽诗》,“提刑曾惠浙西东,解组螺川晚兴浓。何事卧龙捐别馆,可堪黠鼠解口墉。西风旅衬归千里,落日愁云锁万重。谁琢穹碑昭有道,也应无愧郭林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