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周末文学社 邀你来投稿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1日 03:52:43

社区生活帮开设周末文学社专栏啦!本栏目旨在为居住、生活在建设街的青少年朋友搭建一个文学交流平台,欢迎来稿分享生活中的感动、新鲜有趣的故事或者纯粹脑洞大开的想象。来稿要求作品必须原创,题材风格不限;文内须附上与作品主题和内容相关的一张图片。

有意投稿、推荐稿件的街坊,请发送作品至邮箱hualebaoming@163.com,并在邮件标题处注明学生的“学校/社区+年级+姓名+联系方式”。我们会从中挑选出优秀作品予以刊登,欢迎踊跃投稿。

信息时报记者 巫颖

窗外

广附实验学校金沙洲校区初二(1)班 武毅飞 指导老师:吴平英

小时候老家在湖南,一个叫低庄的小镇。房子盖在一条十字街朝里就三十来米处,一楼做生意,人多车多,是好地方。楼上有两层,各有一个阳台,一扇窗;二楼是对街向阳的大窗,三楼就一个朝着屋后农田的阴暗小窗。

大窗前每天热热闹闹,车水马龙,夜市灯火闪耀;屋后小窗就只有一位年近七十的爷爷每天上田浇水、翻土,一位老奶奶坐在一边田头的土墩上洗着菜。但那田地方不算好,尤其是被一排街边的新楼挡住了阳光,只有过了正午才有些许阳光,不过菜却在那一双经过风霜的手中长得水灵水灵的。据说这一家在老一辈很有名,本是地主,姓李,有块好田,后来田产就剩了这么一块。我却觉得那老人切切实实像个农家人,干活干得切实,不像富贵人家的少爷,不过实况没人说得准。

唯一说得准的是老人和老伴生活得挺好,他们家卖米豆腐,也卖卖凉粉,配上自家种的新鲜蔬菜,当地有名。我早上起来向窗外看,总能看到他将冒着白气的米豆腐装上小车上街去了。大窗对着街,可以准时看到老人上街,选好地点,一声“凉粉……米豆腐……豆腐皮……”(口气很是正宗的湖南人)就叫醒了所有临街铺子,铺子里有起得早的伙计,都会到那吃早点。

时间长了,我渐渐摸透了老人的生活规律——准时六点起床,三十上街,四十开卖;到了八点,来车了,准点收工,绝不像一些外地小贩一样占车道。

他生活久了,知道这条路容易堵。

我也养成了每早必去买一碗热米豆腐的习惯,一勺热辣子上去,直冒香。车上还有各种调味品,欢喜的话可以随便拿,老人绝不多收一分钱,价格也很便宜,因此我觉着老人不像是挣钱,抖音,像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又是一天,我透过小窗,看着老人的小院门前停了一辆反着光的银白色小轿车,还有一辆卡车,很多人进进出出。一名中年男子拉着老人坐上车走了,该是老人的儿子。我想“怎么没见着老人的老伴?”接着,老人的小院挂了三天白绸子,每天都有人进出,踩着老人的菜,老人再也没有回来。从此,街上少了一种声音。

时过境迁,我还是年年回老家,从同样的窗望出去,看到的只是一条新的柏油马路。乌黑的路面下,是一段窗外的故事。

追寻那份美

广大附中高一(12)班 汪丽雅 指导老师:邱馨慧

“花飞花谢花满天”,不曾见过这样美好的景色。水平缓地流动着,承载着一朵朵刚从枝头跌落还是鲜嫩的桃花。花瓣飘飘荡荡,似一叶小舟,顺着小溪慢慢流去,谁也不知道它到底要流到哪里去。

这一切不禁让我想起数百年前的那个女孩。她是临水照影的一株娇羞的仙草,用纤细的手指捧起尚不曾沾泥气的花朵,送入锦囊,永久地埋葬在大观园里湿润的一角。

有谁在乎过她的眼泪?有谁辛酸过她的身世?又有谁能与她的孤独飘零感同身受?

没有谁,有时甚至连宝玉也不能。“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大观园中生,大观园中死,哪知,她埋葬的竟不是花,而是她自己。

可是今天,我不想葬花,我只想追寻着这花朵一起去看看,看看前方究竟是什么。

水依旧不急不缓地流,花瓣任意在水中或沉或浮。沿途,又有不少花朵落下来,加入这场征途。于是,水中的落花从一朵两朵变成了一大簇一大簇。它们抱成团,映得溪水通红通红。它们浩浩荡荡的,向着前方未知的命运流去。

我随花而去,不知不觉间身旁的景物也有了些变化。原本高大的桃林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蓬勃着三月的生机。水面渐渐变宽了,桃花与桃花之间也不再靠得那么紧密,但这艳丽的桃花依旧铺满了整个水面。

日微斜,不知不觉已是一个下午。再向前走,大概就要到桃花湖了——一个本属于传说中的地方。

水流本还是十分平静地流动着,但不知从何处冒出一个漩涡。我不禁失色,像这般击打,不知有多少桃花要被打落水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