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的记忆我的年味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1日 23:43:43

  

  一次投稿将同时发布六大平台

  凡发表于大河文学的作品,将自动同步发布于腾讯新闻、腾讯快报、凤凰新闻、网易新闻、360图书馆、一点资讯等六大媒体平台,被多渠道传播。阅读量较高的文章还将发布于人气火爆的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新闻、简书等大河文学融媒体矩阵平台。需转载原创文章的可申请授权(编辑微信:dahewenxue2020)。大河文学投稿邮箱:dahewenxue@126.com

  

我的记忆我的年味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如今已经年过半百,经历过许多酸甜苦辣。在我的心灵深处,能够留下温馨而美好记忆的,又最值得回忆的,那就是年味,比如穿新衣、拜年、放鞭炮、闹元宵……可以说,过年的这些有滋有味的事情,常常像放电影那样在脑海里时不时地闪现。

  一、穿新衣

  记得小时候,一到腊月天,不谙世事的我在心中总是涌起莫名的兴奋,情绪也骤然高涨。 我知道,那是因为到了腊月底就是过年,除了有好吃的,还要穿新衣。

  腊月初是农闲季节,没有多少农活可干,大人们就开始整理房屋,比如洒扫庭院、粉刷墙壁、装饰门窗、房顶换瓦等。当一切整理停当,房前屋后从里到外都焕然一新的时候,准备过年的新衣就提到家庭议事日程上来。可是那时布料紧缺,限制购买数量,需要布票才行,不仅如此还需要钱。

  家里穷,无钱买布料,何况请裁缝也要花钱,怎么办呢?勤劳的母亲就用纺车织布,或者用廉价的白布染色,是那种天蓝色。然后心灵手巧的母亲就一针一线自己动手在油灯下慢慢缝制,那得花多少个不眠之夜啊!可以想象,在寒冬腊月的夜晚,天气冷得刺骨,母亲是怎样咬牙坚持着?我想,母亲手中的一针一线,新衣的一款一式,都凝聚儿女们期待的眼神,也许这正是她坚持缝制过年新衣的动力。

  盼啊盼,终于盼到了除夕的夜晚。等守岁之后,过了十二点钟,临睡之时,母亲把缝好了的新衣拿到我的床前。因为穿新衣是一种仪式,只有在大年初一的早晨才能穿戴,母亲担心我把新衣弄脏了,所以舍不得把好不容易缝制好的新衣早早拿出来。

  我把新衣放在枕头旁边,闻着崭新的衣服里散发着的一股清香的气息,久久不能入睡,心中涌着无尽的兴奋与渴望。睡不着觉,干脆就起床,反复比试新衣,在镜子面前臭美地照照,然后心满意足地睡去,睡梦里做着梦都是笑着的,就这样等待着窗纸微明元日来临。

  翌日,我以为自己起得早,谁知道母亲比我起得更早。母亲正在厨房里煮汤圆,据说大年初一只能吃汤圆。因为汤圆象征着金钱元宝与团团圆圆,吃了后预示着一年之中家里和和睦睦与财运滚滚。一家人吃了早饭后,就邀约着到村口的广场上集合。广场上人山人海,有跳绳的,有踢毽子的,有投球的,有抽陀螺的,有耍皮影戏的等。除此之外,男女老少聚集在一起,无意之中就在心里比服饰,谁的布料好、谁的样式好看。

  新年新人新天地,节日新装相互扮靓。在正月初一这一天里,普天之下男女老少皆如春叶春花一般簇新。在过年的时候,人们的想法与平时不一样,哪怕再穷再没有,过年总是要穿新衣,即使没有新衣也要穿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后来我长大了懂事了才知道,过新年穿新衣是我国的传统模式,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有这样的风俗了。刘禹锡《元日感怀》诗句“燎火委墟烬,儿童炫彩衣”,形象地写出了唐朝儿童在新年时彼此炫耀新装笑闹狂欢的情景与心态。

  是的,生命的狂欢时刻更需要衣饰的辅助,需要形式上的仪典,才能推出意念中的崇高。如今早已是不愁吃不愁穿的新时代,购买新衣早已用不着布票,也用不着母亲亲手缝制。因为从琳琅满目的衣服店里,随随便便都能买到款式新颖的服装。呵呵,要放在过去,能有这么多的新衣可以穿,难不成天天就是过年吗?

  过年只要穿上新衣,我总是回忆起儿时过年景象。今年春节正月初一这天我如往年那样早早地换上新装:一件崭新的羽绒服上衣、一条崭新的混纺毛料裤子、一双擦拭得锃亮的崭新皮鞋,其实平常都是穿这些,只是今天是崭新的。我似乎在重温童年过新年穿新衣的一个美梦,感恩这个崭新的时代赋予了我们幸福快乐的美好生活。

  二、拜年

  小时候拜年的场景,至今还印刻在我脑海里,虽然过了几十年,但仍然历历在目,永远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