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白鹭穿上白大褂(寓言诗)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5日 04:58:26

一只白鹭正在树林里休息, 柳树公公向他深表谢意: “先生啊,您上次给我治了病, 我起死回生,又现生机。” 说到这里,柳树公公叹了口气, 昏花的老眼挂满泪滴: “哪知道我可爱的孩子, 又被疾病折磨得奄奄一息。” 白鹭心里暗暗窃喜, 这老翁真是眼力不济

一只白鹭正在树林里休息,

柳树公公向他深表谢意:

“先生啊,您上次给我治了病,

我起死回生,又现生机。”

说到这里,柳树公公叹了口气,

昏花的老眼挂满泪滴:

“哪知道我可爱的孩子,

又被疾病折磨得奄奄一息。”

白鹭心里暗暗窃喜,

这老翁真是眼力不济,

他错把我当成了啄木鸟,

我何不以假当真,将计就计。

谁说只有啄木鸟是合格医生,

我今天暗暗和他比一比。

论条件,我的嘴比他尖利,

论体质,我比他个大有力气。

谁说我不务正业,

只会在浅水里嬉戏。

吃喝玩乐有什么不对,

身体是本钱嘛,本钱就是身体!

谁说我索要红包,

这是患者的一片心意。

手术刀虽小,只要运用得当,

就能不断升值。

谁说我不学无术,

这是对我恶毒的攻击。

我有头脑,我有才气,

根本没有必要刻苦学习。

况且,我有漂亮的白大褂,

啄木鸟寒酸的衣着咋能和我比。

我还能捉鱼、捉蛙,

捉个小小的虫子有啥了不起。

白鹭围着小树转了一圈,

已有充分把握,心中十分得意。

于是,他使劲敲打病树,

敲了半天却没看见虫子的影子。

白鹭尽量摆出成熟、稳重的派头,

左叨右啄,东敲西击。

可怜的小树身上添满新伤,

在痛苦和期待中咽下最后一丝气息。

这时白鹭非常镇定,若无其事:

“我做了最大最大的努力,

可惜小树的病已经到了晚期,

老天作证,这不属于手术失误问题!”


作者简介:闫西群,男,农民作家,曾任报刊编辑。发表文章50多万字,作品19次获奖,其诗文已被中国大陆及香港、台湾、日本、苏里南共和国等海内外170多家报刊、网站刊载。

邮箱:yanxiquncn@163.com

上一篇:那些多余的阳光

下一篇:规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