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草原春雨(外一篇)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1:45:41

记得郭沫若老先生曾讲:清秋开在了他的铁壶里,有这几朵微小的花儿,冬日,便感觉到了草原的气息。 有了这念头,便在草原上撒欢地摘采了。

  天又雨,雨如丝……
  
  连了三天,如恋人般缠绵,那雾雨,把翠的柳、绿的草染得浅黄,叶尖滴下泪来,心便随了那泪,湿润了……
  
  无常的日子,被善感人们楔进性格,由是,清风,秀水…就依心情喜怒了。
  
  季节总这般变幻,日子就有了精彩在里面。若总沐在春的温柔里,就会怀念那冬的凉……
  
  人生,如是!
  
  因了那众多的变数未知,诱惑自在其中,引了人去寻觅,勾了心去探求……
  
  雨如丝……把个大草原的初夏喧染得清新而俏丽。如少女……
  
  草原金莲花
  
  在草原住的久了,便留意起了草原的花花草草......
  
  仲夏、闲了,驱车去草原、寻了僻静所在、仰卧着看:云、静静的,在头顶。天、蓝蓝的,在游动。侧卧着听:风柔柔的呢喃、闻到了草的香,远远飘来的清苦、是金莲花的香。便欣喜的过去,掬在手里。放眼再觅......
  
  草原金莲花,橘黄、微苦、秋采阴干。冬为茶,益喉,对流感亦奇效。撮几粒干花于水杯、冲上开水,便有花儿开放了。
  
  记得郭沫若老先生曾讲:清秋开在了他的铁壶里,有这几朵微小的花儿,冬日,便感觉到了草原的气息。
  
  有了这念头,便在草原上撒欢地摘采了。
  
  累,便躺在草丛中,去放飞思绪.......
  
  去冬,冷极。案上,几朵娇艳欲滴的花儿开放在杯子里了!随着袅绕升起的雾霭,那花在杯中上下翻舞,似蝶;嫩黄的花瓣和细长的花蕊静静的舒展在淡黄的水中,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