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深圳梦:宝民花园(长诗第一辑)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4日 16:49:45

序:开启深圳梦 我在深圳居住有五年了,这五年的诗歌写作时光对我而言,相当重要。我突破了很多传统的束缚,摆脱大师的言辞和意象的影响,构建属于自己的诗学体系,这是富有成果的阶段,我欣然发现自己所做的努力终于会有结果的。其实,我并不认同“来了就是


序:开启深圳梦


我在深圳居住有五年了,这五年的诗歌写作时光对我而言,相当重要。我突破了很多传统的束缚,摆脱大师的言辞和意象的影响,构建属于自己的诗学体系,这是富有成果的阶段,我欣然发现自己所做的努力终于会有结果的。其实,我并不认同“来了就是深圳人”的观念,无论何时何地,我永远是潮汕人,饶平人,汫洲人。我依然不会忘掉自己的文化身份,我的故乡,我的亲人。可是,我在深圳生活了这么久,对它还是很有感情的。四年的石岩石龙仔生活形成了我隐居的现代生活方式,这半年的宝安二十五区生活,从福尔园建物业单身公寓转移到宝民一路灶下村,我开始了最为关键的诗歌写作,试图用大诗歌(多元主题和开放结构)去书写自己的深圳梦。今年夏天写的《走在深圳的路上》(长诗)已经入选深圳睦邻文学奖的决赛,得到四位深圳一线作家的好评,不知道它的命运又将如何,可是它就是我深圳梦的一部分。由于那部长诗还不够长,还不够完美,我试图重新再延续它的精神,写更多的长诗,而这些长诗的长度必须很长,必须是无可挑剔的,这是我的追求。这种写作精神实质,我归结为异乡人的深圳梦,具体一点是潮汕青年的深圳梦。

我对自己的的诗歌写作也有诸多反思,过去我痴迷于口语的表达,受过杨黎、韩东和伊沙等人的影响,我以为那就是先锋,其实,我现在更倾向于学院派的写作,最好是将学院派和民间派的两种诗学趣味进行调和。告别无知的写作,告别随意的时代,隐居于自己苦心经营诗学的艺术宫殿。深圳梦是一个美好的梦,我要一直做下去。就像郭金牛一样,一直按照内心的想法搬运文字。70后作家陈彻在对我的作品《走在深圳的路上》的评语时,有意地把我和郭金牛联系在一起,据我观察,这个评语在网上引起一些睦邻文学奖参赛者的醋意。我觉得很意外,当然也很高兴。但是,我相信,我的诗歌不会火,引起媒体的关注。至少,我不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我所处的当代诗歌现场,真正的诗人很少,有抱负的诗人更少。我不怀念历史,但是,我在平静的写作过程中,就是把自己交给了历史本身。我希望正如我的诗歌作品《囚禁》入选于《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一样,我的名字是和艾青、舒婷、北岛和海子等诗人摆在一起的,这是我的野心,也是我成为一个作家的光荣梦想,你也可以说,那就是林先生的深圳梦。

《走在深圳的路上》有太多现代性的思辨,这也是我的思想核心。如果说出诗歌的一种美,我觉得它应该是思想美。世界上不缺乏语言美的范本,但是,真正源头性的原创性的思想范本太少了,我觉得,潮汕的林大钦和福建的林语堂给了我莫大的启发。我不像那些民族主义者一样,钟情于盛唐,我只爱明清的东西,包括董其昌的小行书,王铎的大草,还有各种诗词歌赋,我的精神的自留地应该不是被四书五经占据的,而是,革命性的思想,改革,还是改革,开放,还是开放。敢为人先,那是孙中山先生以毕生的革命实践给予我的启发;质疑古人,那是康有为先生政治文章对我的点化。这样伟大的广东先贤,处于近代中国历史进程的著名人物系谱里,何等得耀眼,何等地崇高。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广东人引以为骄傲的地方,我的故乡,近代以来涌现出了那么多流芳千古的改革家。尤其是我们潮汕大地,吴南生先生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功臣,他(1979年初,负责筹办广东省三个经济特区,兼任省特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同时兼任中共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深圳市市长)在深圳倒春寒的历史阶段,顶住压力,把深圳带入崭新的历史。

所以说,我的深圳梦,也是潮汕梦和广东梦,是真正接地气的正能量的中国梦。

我只是一个接近三十岁的人,我的思想和能力还不足以使我达到很高的境界,我也有迷茫的一面,这是所有梦想家的共同特点。总有一天,我会在潮汕文坛留下灿烂的微笑,那也是我毕生追求的理想。你可以说,林先生是深圳作家,但是,请补充一点,他的根在潮汕。


2015年10月16日于深圳灶下村


1


菜市场永远有存在的必要性

生活就在钱包的肥瘦之间展开

今天胡萝卜,明天香菇豆腐

这里适合隐居,没有人会认识你

明月被秋天藏在黑夜的厚厚云层里面

我爱的女人正在读小说

当头脑再也转不动的时候

也就是休息的时候

那些药片,杀死了多少个敌人

包括曾经的朋友,同学和老师


2


人不能同时踏入两条河流

我却在同一个厕所撒尿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

我却写了两幅相同的书法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我却绝对相信自己内心的非理性


3


悬挂的内衣在阳台上欣赏巷道幽暗的夜景

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成为幻想的诗意

自从居住灶下村,我嗅到了人间的烟火味

一日三餐,吃得饱,睡得香

还有什么奢求呢?

傍晚是在台灯下书写小楷的时光

那些墨香激发的灵感,汇成情感之河

奔腾成一片汪洋,记录着多愁善感的内心


4


地铁急速向前,我要奔赴远方

不知道地上的马路是否繁忙

灵芝站是激情的起点

城市都有抒情的民谣

唯美爱情的旋律回响耳畔

每天都要和你约会


5


古老的民族,沧桑的历史

我在甲骨文匍匐着

一直玩味那些神秘的文字符号

直到走进晋代

魂系兰亭,以示归隐

在墨香的熏陶下

品读四书五经

回到真正母体文化的怀抱


6


那些悲伤的泪水

一再泛滥,苦难和屈辱

昂贵的药片,凶狠的敌人

我只能放下和舍得

不去想,既然一切已经无法改变

平和地对待着人和事

不再激怒,不再暴跳如雷

要战胜魔鬼,首先就要成仙

我相信,佛祖会保佑

一颗跳动了将近三十年的心


7


一个庸人和一个天才走在路上

他们都是人民,鬼才知道谁是谁呀

再华丽的包装,再完美的外表

都无法欺骗智慧淡泊的内心

要活就活到一百岁

所有大师都是可爱的老人

我要和你活到很老很老的年纪

养怡天年,见证历史如何翻天覆地

写一部饶平人的史诗

弘扬林氏文化,但愿光宗耀祖

伟大的潮汕人

继往开来,生生不息


8


那么,我们回到生活的现场

回到灶下村,我们暂时居住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我们

异乡的过客,粗糙的生活

避孕套诉说激情的夜晚故事

浴室残存爱抚的体香

灵与欲,后现代的挣扎

艺术家不都是单纯的人

思想家有时世俗得可怕

比起政客和商人

写诗的我还是不够狠

我以作家的身份为自己的叙事命名

星星会眷顾我,太阳会肯定我

灶下村是我幸福的开端

深圳梦在此绽放

卖菜的阿姐,卖肉丸的阿姨

都是友善的人

她们构成了日常叙事的主人公

笔端流淌着高尚的情操

思想啊,你再深刻一些

引起大众的狂欢


9


那些变态的医生

让正常人吃药

然后把他们医成病人

社会集体痉挛

国家在咳嗽

我居住的灶下村充满了危险

敌人四处埋伏

他们准备烧掉诗人的房子

狼来了,狼来了

谁来维持正义

把那些刽子手置于死地


10


午餐诱惑空虚的胃部

咕咕响的肚子容纳整个宝民花园

诗人热爱这片土地

人民总以为诗人是疯子

到底谁才是疯子

那些没有良心的医生

简直斯文扫地,充满了功利性

香菇米粉加两个鸡蛋

够香吧,如此朴素不是因为贫穷


11


年迈的父亲,满头白发

依然健康,充满活力

他就是我的天空,星星或太阳

我们曾激烈地参了

一场史无前例的数字化战争

把那些丧心病狂的敌人

打得狼狈,可是我们都很受伤

现在,我们祈求和平

我唯一遗憾的事就是遇到了

没有医德的医生

如果我是法官,我要他被枪毙


12


我已经没有仇恨了

我吃斋念佛

佛光照耀宝民花园

我居住的灶下村

王统治的良民开始热爱诗人

人类处女撕掉内裤

敞开她性感的双腿

迎接钢铁的硬度,疯狂了秋天

王自然愉快,他低低怒吼

唤醒自然的情欲

在亢奋中向人类处女撞击

仿佛山崩地裂,女娲造人的时代

偷吃禁果的罪人可以赦免了


13


中国,我找到我的钥匙了

我相信,爱我的女人

将在神女峰展示一千年

就像宝民花园路口那棵老树一样

守候着村民,成为村民的保护神

神女峰物化成人类处女的丰乳

王在吮吸清凉泉水般的乳液

何时王才能不像帝皇一样

淫荡放纵,无视崇高的存在

我不愿称王,我也不愿为他服务

只是自我放逐到宝安二十四区

偶尔在附近的灵芝公园观看美景

吹吹微凉的秋风

感受刘氏的“我言秋日胜春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