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从防盗网递进来的深情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6:23:00

  我家阳台后,是一个巨大的防盗网,几乎与整个房子等宽。因为没有安铝合金,在内心上,我把它叫做我家的“后哨”。它忠实地坚守自己的岗位,让一个个邪恶的身影望而却步。但这里常常上演一道道美丽的风景。从它狭窄的网眼里,时常伸进来一只手,我则温情地迎上去,一边道谢,一边接过那只手递过来的东西。妻子有时也把从娘家带回的土特产,从这个网眼里以相反的方向递给那只手。一股股真情就这样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悄然交换着一股股爱的暖流……
  这只手的主人,我们称她为李婶。其实她的爱人也不与我们同姓,但不知为什么我总喜欢这么叫她。李婶的家与我们迟在咫尺,但由于她在学校包围圈以外,所以到她家就得从校门绕出去。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两家的心理上的接近。我家阳台背后就是她家的菜园。一年四季,各类时令的菜蔬,淡绿的黄瓜、紫色的茄子、鲜红的辣椒,以一幅幅色彩斑斓的流动的图画,令人赏心悦目。而热情善良的李婶,时不时把自己辛勤劳动所得,从防盗网里递过来,让我们这个三口之家享用。当信奉无功不受禄的我们不好意思地拒绝时,她总是说:“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接过去吧;再说你们双职工,什么都要买,也挺不容易的……”那种热情、那种诚恳,不容你拒绝。有时早上摘下来的菜叶还闪着晶莹的露珠,我们看着,仿佛触摸到李婶那一颗质朴纯洁的善心。
  印象最深的是,每每到了炎天暑热的时候,学校里由于有一千多学生喝水的负荷,教师宿舍旁和学生食堂的那两口老井,在无止境的榨取中,终于露出几近干枯的容颜。即使我们狠心地去索取,它也只能用一些污浊的泥水,给我们少许的慰藉,但那不能作为食用水。那段时间,水成了生存的最大挑战。学校教师不得不挑着水桶,走出校园,红着脸到校外打水井的人家“乞水”。我们这些拿粉笔的文弱书生,一担水下来,早已是气喘吁吁了。开始,我们到李婶家去挑水,她总是热情地拿出她家打水的专用小桶(因为井口较窄),让我们放心地打(其实它家的水也不多),并说只要没水就往她家挑。后来,为了减少我们挑水绕一个大圈子的麻烦,一早,她就在阳台上喊我们去接水。原来防盗网后,放着满满的一担水,她弓着腰,一瓢一瓢地把洁净的井水舀到我们这边举着的桶里。由于网眼太小,她手里的瓢伸不进来,于是她耐烦地把瓢抖动一下,控制好力量,向我们这边一泼,准确无误地泼进了我们的桶里。等到她把一桶水就这样一瓢一瓢地舀完,她早已是汗流浃背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从李婶身上感受到更多的是那种母爱般的关怀。我是一个自理能力很差的人,妻子回娘家之时,就是我狂用方便面大餐之际。有时,也偶尔动手弄弄饭,但都是蒸一个鸡蛋了事。她的眼睛似乎有穿透力似的,常常从防盗网后递进来已弄好的鱼肉等菜,让享用的我感激不尽。要是偶尔由于生活的压力,我和妻在家里吵了起来,我像一个狂吼的狮子般,让君子风度荡然无存时,听到响声的她,常常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到了防盗网外,轻柔地劝我们两口子:“你们两个年轻人就不要争了,夫妻修得同船渡,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过日子要互相体贴、互相关心……”生活上,要是我们手头紧了,她总是爽快地借给我们……
  其实说来,我与李婶两家的关系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尤其是那件事发生以后,两家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李婶的爱人余师傅是开货车的。那时,我买这个房子时,就叫他的车子跑鄂城,给我家拖阳台后的防盗网。没想到的是,车子跑到樊口时,由于防盗网太长超宽,尽管余师傅已系红带标识,但防盗网伸出的“耳子”,还是将一个姓刘的中年人的衣服挂住,拖了几米远,其时那个中年人手中还抱着她的女儿……于是,车子停下后,被那个受了点轻伤的中年人叫来的熟人扣押。全身仅有不到20元的我们,晚上住进一家旅社。平生最不喜欢与人扯皮的我,在经过与姓刘的一家的三天周旋后,以赔偿3000元的代价,摆平此事。也许是在这件事情上,我的诚意感动了余师傅一家,我说既然是我叫你拉防盗网,我就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其实我那时买房的钱都是借的)。但他家说,是他的大意,导致了事情的发生。最后,两家各分担1500元……
  也许是应证了那句“患难见真情”的俗语,从那件事以后,我们两家心有灵犀,心就靠得紧了。每每看到我家阳台上那个曾经给我惹祸的防盗网,我就想:防盗网啊,你给我带来经济损失的同时,更多带来的是心灵的收获;你隔得断伸过来的一双双黑手,却无论如何也隔不断那递进来的一份份人间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