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和我的眼睛们先在平谷地震台实习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6:23:21

  自序
  我出生于1979年,在生命中从未有过光辉耀眼的历史,也许唯一能让人眼前一亮就是1997年考入北京大学。可是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是对母校北大抱有愧疚之心的,因为我并没有正常完成全部学业,我在98年的时候休学一年,到了2000年又因为厌学留级一年我没有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拿到手的只是一张并不光彩照人的结业证。
  2003年挣扎着毕业的我参加了工作。
  受惠于老师的推荐和当时北京市地震局一位副局长的厚爱(后来我辜负了他的期望,内心深处一直抱有愧疚),我进入北京市地震局工作,定向于工程地震研究所,先在平谷地震台实习。
  在地震台实习期间,我常常到局里参加各种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我认识了一位比我大三十多岁的本单位工作人员。他有一颗饱经沧桑的孤独而又感情丰富的心,他能理解我的孤独,能理解我内心的苦痛与挣扎,我同情他一生的遭遇,敬仰他对生活的热情,我们在精神世界产生了共鸣,我们之间产生了爱情。我太幼稚,认为爱情是光明正大的,无所谓年龄差距学历高低职位高下。我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像飞蛾扑火一般冲向了这段爱情,结果他敌不过世人的目光,退却了,我不能理解,我一颗年轻的心受到了羞辱。我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后来我才明白我又错了,我总是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不愿意看清现实。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就打电话跟我说这个人可能是个感情骗子,我不相信。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是一场爱情,离开北京市地震局两年之后,我心中留存的还是我们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可是,我还是错了。前一阵子我打电话给他请他将我拉在他处的东西送还于我,他以非常粗鲁的态度告诉我他已经把我的那些东西当作废物处理掉了。我这才明白,当初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我的幻觉,我所遇到的真的不过是一个感情骗子。我抱着一颗真诚的心想和他在一起,而他不过是在玩弄一场感情。)
  那时候一直关心我告诫我做事不要冲动的上司安排我做工作调动,我服从了。2005年3月我来到地壳应力研究所,被安排在昌平地震台工作。在这样一个优美清静的环境里,我一直在反思我的人生,我不是想弄明白我是对或错,世界上的事情是无所谓对错的,此时对的事情可能彼时便是错的,此时错的事情可能到了彼时又是对的。我在思考,我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我就应该顺应这个社会的大流,这样才能让这个社会接纳我。我在思考我如何做才能得到社会的接纳。
  两年的思考让我成熟了许多。两年的修身养性磨平了我性格中的傲气与毛躁。我知道在精神世界里自己比两年前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了。
  我还想登上更高的台阶,所以我要重新开始努力。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是到了努力的时候了……
  我的生活经历简介:
  1979年10月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分水岭村
  1979-1982分水岭村
  上了几天幼儿班
  1982—1987武乡县南沟村
  1985年9月-1986年7月一年级
  1986年9月-1987年7月二年级
  1987-1989武乡县河底村
  1987年9月-1988年7月三年级
  1988年9月-1989年7月四年级
  1989-1997沁县
  1989年9月-1990年7月五年级
  1990年9月-1991年7月六年级
  1991年9月-1997年7月中学
  1997年9月-2003年北京大学
  2003年7月-2005年3月北京市地震局平谷地震台
  2005年3月至今北京市昌平地震台
  从出生到如今,感觉就是一直在搬迁,我是一个没有家乡的人,从另一种意义上说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乡。
  
  正章
  引言
  眼睛们,顾名思义,那就是有很多双眼睛。看到这个题目,您也许会觉得奇怪,每个人都只有一双眼睛,我是不是一个长了好多双眼睛的怪物?您或许还会以为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眼睛。您别着急,听我慢慢道来其中的酸涩。
  我的母亲患有先天性白内障,那时候医疗条件不是很好,还不能置换人工晶体,据说做了白内障手术需要带一种特殊的眼镜,所以母亲便一直生活在一种磕磕碰碰的朦胧世界中,为此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