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陈 亮:那些来来去去的人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9日 22:58:48

不管晴天、阴天、雨雪、风暴还是天黑 都能看见他们,有的推着独轮车 有的赶着马车牛车,有的开着 哆嗦的快不成堆的三轮或者拖拉机 或是肩扛,手提,背驮,或在生拉硬拽 有老人、中年,还有舔铁锈的孩子 一律粗糙黝黑,短腿臂长,破声赖气 还有去私奔或端瓢乞

不管晴天、阴天、雨雪、风暴还是天黑

都能看见他们,有的推着独轮车

有的赶着马车牛车,有的开着

哆嗦的快不成堆的三轮或者拖拉机

或是肩扛,手提,背驮,或在生拉硬拽

有老人、中年,还有舔铁锈的孩子

一律粗糙黝黑,短腿臂长,破声赖气

还有去私奔或端瓢乞讨者

还有躲逃计划生育和屁股上的债务者

还有暗地里使了坏被官府缉拿者

有家破人亡,不得不离乡背井断了心肠者

——普遍的内心不净,眼赤,转圈发急

他们藏着很多病,或被赋予许多罪过

有的走着走着就彻底地倒下了

或是仅仅就被一眼牛蹄窝里的雨水呛死

或被流寇抹了脖子——似乎都没有

留下脚印,或其他存在的证据

只留这条老路在尘土飞扬,漠漠无限

——他们永无宁日,不断地来来或去去

尽管,谁也不知道是来,还是去——

当你像落日一样的倦了,闭上松弛的眼睛

他们就会在梦魇里继续影影幢幢

一律猫腔呜咽,一律是悲剧的脸庞

仿佛是些纸扎和泥糊在给谁送一场大殡

上一篇:食 指:秋 阳

下一篇:还 非:大限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