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狗仔”史记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5日 05:52:03

狗仔的缘起 起初狗仔队的名声并不臭,他们有个发音很美的意大利名字Paparazzi,翻译成中文为追踪摄影队,意思基本等同于一种不怕风吹雨打、勇于刻苦挖掘鲜为人知之事的、略带执著不屈精神的人。 在某种意义上说,狗仔队的诞生顺应了历史潮流。20世纪50年代,

  “狗仔”的缘起
  
  起初“狗仔队”的名声并不臭,他们有个发音很美的意大利名字“Paparazzi”,翻译成中文为“追踪摄影队”,意思基本等同于“一种不怕风吹雨打、勇于刻苦挖掘鲜为人知之事的、略带执著不屈精神的人”。
  
  在某种意义上说,“狗仔队”的诞生顺应了历史潮流。20世纪50年代,名人开始被偶像化,一些政商名流、演艺明星成为公众崇拜的对象。正式场合中的名人们无不光鲜亮丽,但人们好奇的是,镁光灯后的明星要不要上厕所,会不会谈恋爱?来自四面八方的窥私欲,就这样把“追踪摄影队”推上了历史舞台。
  
  名词“Paparazzi”问世才两年的1960年,意大利大导演费里尼就在影片《甜美生活》中将男主角马斯杜安尼打造成八卦记者,出入上流社会,为找寻题材而搜肠刮肚。3年后,费里尼的《八部半》中又出现了八卦记者的角色,可见“狗仔队”前辈们有多风光。
  
  将“追踪摄影队”名声搞臭的,无疑是传媒大亨默多克。1969年,他在英国创办《太阳报》宣扬“狗仔”精神,令小报在销量上以排山倒海之势轻松PK掉正统报刊。风光不到两三年,“追踪摄影队”终于迎来了良知阶层的义愤批判:三版女郎太不成体统,挖人隐私太缺德,不择手段猎取名人不雅照太无耻……
  
  历史总是出奇相似,也是在20世纪50年代,香港警察部刑事情报科因以跟踪、窃听等方式追踪案件而闻名,别号“小狗队”,谁料这一别号在40年后竟被玷污!1990年,黎智英在香港创办《壹周刊》,将老外同行跟踪、偷拍等采访方式照搬过来,成立了港版“Pa鄄parazzi”。这群人就像饥饿的流浪狗,擅用灵敏的嗅觉追踪猎物。就这样,“Paparazzi”经黎智英香港化,终于有了“狗仔队”这个“雅号”
  
  。搞笑的是,身为商界名流,黎智英自己后来也经常被“狗仔队”盯上。
  
  戏说也好,野史也罢,人类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不同年代的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书写自己时代的八卦。中国内地的狗仔元年,开启于
  
  2003年《十面埋伏》人物造型被偷拍,创造历史的是前段时间还在追踪伊能静、黄维德“牵手门”后续的卓伟和冯科。假如真有本《狗仔史记》,相信几年来辛勤忘我工作的这两个人必能跻身“世家”行列。
  
  公元2009年,娱乐仍在继续,明星依然亮眼。“粉丝”们看到一些偶像倒掉,又见证一些偶像兴起,而“狗仔队”依旧比明星还要神秘,他们站在普通人的队伍中,负责刺探名利场中央的“机密情报”,让大众了解,令“粉丝”憎恨,使明星在说谎的同时冒出一身冷汗。
  
  “狗仔”的技能
  
  有“狗仔”自封“娱乐圈的战地记者”,这一称谓是否侮辱战地记者暂且按下不表,但“狗仔队”应该算是最吃苦耐劳的记者了,他们执著、敬业,有奉献精神,劳动强度与大多数“红包记者”相比,简直就像农民工较之于包工头。据说卓伟和冯科为了拍到阿汤哥,在草丛里趴了十多个小时;为了求证夏雨、高圆圆是否真好上了,整整盯了3个月。
  
  哪家媒体养的“狗仔”最多?没人知道答案。光香港某普通周刊的“狗仔队”就有七八组,每组三四人。缺人手时,有些普通记者不得已也要变身成“狗”。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当得了“狗仔”的,香港资深“狗仔”老朱就开列出了硬件要求:个子不能太高,太高跟踪时会显眼;反应要快;记车牌及懂摄影等技能缺一不可。
  
  肥仔是香港一位入行十几年的“狗仔”,他在圈子里以偷拍著称。他偷拍的方式除了使用广角、调长焦等常规手段外,还用过特殊的红外线照相机,用它拍摄,不管明星穿着多厚的衣服,拍出来全是透视装。
  
  相比之下,从明星的垃圾里翻出异性用品只是“狗仔队”的基本功。在入行仅4年的阿宽的翻垃圾生涯中,最“辉煌”的战绩是一次接到线报说吴宗宪与某女到澳门开房,他在澳门跟踪了两天都没有找到证据。第三天,他终于买通酒店服务生拿到了吴宗宪房间的一袋垃
  
  圾,竟然真的在垃圾中找到了一些女性用品。
  
  其实五个感叹号,就能总结“狗仔队”所需的技能:堵住明星!激怒明星!暗跟明星!瞎编绯闻!抓拍走光照!就这五个感叹号,“害”的名人数不胜数,还有追出人命的。1997年,戴安娜王妃和情人法耶兹与司机在“狗仔队”的追逐下,出车祸丧命。虽然真相还有待查证,但也把原就声名狼藉的“狗仔队”又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
  
  但“狗仔”们解释说,在这个充斥着谎言的社会,普通记者只关注明星的外在,而“狗仔队”是要尽可能揭露真相,真正对娱乐圈有威慑力的人是他们。一个叫小姚的“狗仔”说:“相机我用了很多年,但是感光度我从来就没用到过3200,后来经常会用到这个感光度。干了这么多年摄影,没想到照片可以这么拍。”
  
  也许,“狗仔队”要挑战的不仅仅是相机的感光度极限,娱乐圈规则的极限,还有良心的极限。
  
  “狗仔”的饭碗
  
  台湾有个广告,描述跟拍“狗仔”等明星等到头上结蛛网,堪称“狗仔”的生活写照。这还不算,假期开工,隆冬埋伏,甚至寓拍拖于工作,苦况不足为外人道。有“狗仔”如此抱怨:“忙得晕头转向,要谈恋爱,唯有边工作边谈,叫上女友一起,一边逛街一边跟踪目标。
  
  ”
  
  辛苦归辛苦,可“狗仔队”在新闻圈内的地位依然被排到最底层。资深“狗仔”老朱直言,香港“狗仔队”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有些队员甚至连字都不认识,所以收入并不高。底薪连津贴月入2万元在香港算是中下水平,但拿到这个数,大部分“狗仔”就可以偷笑了。
  
  行行出状元,虽然声名狼藉,但“狗仔队”里也有不少闯出一片天地的。章子怡和男友在海滩上的81张性感照片是美国“狗仔队”拍摄的,话题颇具爆炸性,引得香港几家周刊纷纷购买这组照片。一统计,这位美国“狗仔”光是从香港媒体那儿就拿到了300多万港币,足足赚够一栋别墅了。对“狗仔队”来说,拍到一张独家劲爆照片和捡到一块金子没啥区别。
  
  戴安娜王妃去世时,曾有一位“狗仔”号啕大哭。倒不是为戴妃去世难过,而是因为戴妃去世等于断掉了他的财路——他偷拍戴妃已超过10年,并因此赚到了14辆跑车和3栋别墅。
  
  “狗仔”的看客
  
  当你看完一篇八卦新闻,好奇心获得极大满足之后,一定还会骂一句:“这些‘狗仔’真缺德!”
  
  大概“狗仔队”三个字一闻就是臭的。因为他们真的像条狗,嗅觉灵敏,专挑隐秘的地方下手。他们又活像苍蝇,专为追逐污秽而存在。他们的镜头只呈现肮脏的东西,你看不到任何美丽的事物。看客们绝对无法认同他们记者的身份,很多社会记者用暗访的方式报道真
  
  相赢得了尊敬,但是当“狗仔队”用偷偷摸摸的方式报道真相,我们的脑海里往往会浮现出一副丑陋的嘴脸,因为他们的真相没有让人看到社会责任的存在。
  
  如果没有“狗仔队”,你就不会知道明星们都出入什么场所,就不会知道哪对明星在谈恋爱,就不会知道明星扒下面具是什么德行…
  
  …总之,你的生活会少很多乐趣。但,也仅此而已。
  
  “狗仔”的战争
  
  著名的《苹果日报》在创刊广告上写道:“遭万箭穿身,仍气定神闲地啖一颗苹果。”“狗仔队”是明星的天敌,明星也是“狗仔队”的天敌。这对矛盾的存在,活像现实中的猫捉老鼠,玩起来有时很残忍,有时很开心。
  
  明星到底是不是如同他们在公众面前那样生活?寻找这个答案,成为“狗仔队”毕生的任务。为完成任务,“狗仔”们仅拿一份工资,却得扮演记者和侦探两种角色——他们需要让明星们一踏出家门就成为“猎杀”目标,一踏进家门就沦为长焦镜头底下的活物。
  
  夜路走多了难免撞鬼,偷偷摸摸的事情干多了会不会有安全问题?卓伟说:“威胁的少,求的多。”对于“狗仔”来说,被张钰控告诽谤不怕,因为事实摆在眼前;被护女心切的李亚鹏追打飞踹也无所谓,反而可写成猛料发表赚稿费。当然,就算没受皮肉之苦,至少你也能
  
  看到许多娱乐公司都把现今活跃的“狗仔”的照片贴到了墙上,时刻提醒那些刚刚出道的艺人记住这些脸孔!
  
  在花花世界,“躲狗仔”和“博眼球”是一组有趣的反义词,后者适用于明日黄花或是新扎师弟师妹。只要被拍到的不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狗仔队”在他们那里是受欢迎的,就像一只能为主人长脸的吉娃娃。
  
  内地“狗仔”老马感慨:“以前我还有种意识,采访的时候跟明星交朋友。后来我明白了,真正的记者永远是一个独立的观察者,他从来不跟明星交朋友,交了朋友就没法当记者了。很多人觉得自己有几个明星朋友就牛了,而卓伟牛就牛在混在娱乐圈里8年却没有一个朋友。”
  
  并不是每个光鲜的明星外表下都会藏污纳垢,人们当然也会同意,隐私权应当得到保护。然而在功利主义横行的当下,“狗仔队”绝不会丢掉饭碗,不管是为了“正义”而扫荡娱乐圈的污秽,还是仅仅为了利益而去暴露明星的隐私。想停止这场貌似不会停休的战争,只有寄希望于娱乐圈生态环境的早日转变,内外兼备的艺人早日接班,以及看客心理的早日端正了。
  
  编者注:卓伟和冯科曾为娱乐圈著名的“狗仔”黄金搭档,卓伟负责文字,冯科负责摄影,这种一体关系直到2006年才瓦解。不过现如今,依然可以经常看到两人联合署名的“狗仔”稿件。
  
  卓伟曾因“狗仔队”的问题做客《实话实说》等电视节目,并且在节目中和李亚鹏直接交流对八卦记者的看法,认为明星应该习惯被跟踪这种“娱乐精神”。卓伟说过:“任何一个好记者都应该有一颗‘狗仔’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