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星语心怨细数着岁月静好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17:01:02

或许我是适合一个人生活的,既不善于表达,却依旧秉持着内心的感觉独自悲欢。芸芸众生之中,有谁能用心去猜度我的落寞?有谁会用心感受、去品读我冗长的孤单?

习惯了与孤单为伴,在人海中与之形影不离,我努力地逃避着,却始终逃不脱它的尾随。走不进某些人的心,就只好退守在余光之外与它同行同栖,细数着岁月静好。

繁华如梦,一瞬云烟,眼见着缘分如宴,相聚的欢欣,散去的落寞,唯有孤单不会舍我而去,百般地眷顾着。静寂时,一头扎进它忠诚的怀里,用一支寂寥的笔,拾一些零星碎语,书一纸内心的积怨,交日子刻画在情节中,读着、写着,恍若把自己置身事外,抽离那个烦乱的空间,仿佛是在读一些触动心弦的句子,而那字里行间,都是写着别人的故事,与自己无关。

一本《红楼梦》打发掉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恋着大观园中的诗情画意,不觉的时不时翻找自己喜欢的片断,书中的女子仪态万千,而我偏爱宝钗和探春,却对人人怜爱的林妹妹不敢恭维多少。她和妙玉一样有着过人的才气,却清高孤傲,不愿亲近于人,太过于理想化。而宝钗探春处事圆滑识大体,更亲近于生活。

我们每个人不都是抱着自己的梦活在现实里吗?而可恨的是自己,明明见不得林妹妹的小性却偏偏有些这种怪僻。没有她过人的才气,却偏偏有她的多愁善感;没有她的婀娜姿容,却多了她的小性多疑;没有她那样的伶牙俐齿,却把自己苦闷在情绪纺织的网里挣扎着、沉浮着,有时候就连自己都讨厌自己。

并非清高,只是放不下伪装的自尊,并非居高临下,只是不知置身于人海,我该用什么样的目光去与人对视。而事实呢?是我演的太真,身边望而却步的人纷纷离去,我不是独裁者,却成了孤立者,很想亲近,很想与身边的人和事融为一体,可偏偏找不到走进她(他)们的路径,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别人的目光之外,眼看着别人的世界歌舞升平,而自己却只有守不尽的孤单,内心油然产生一种嫉妒和愤恨,嫉妒别人的欢乐,愤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过度的敏感造就孤单成瘾,走不出执着的驻地,感受不到自然的欣喜。

时常为一个人而伤感着,时常为了一个人的目光而忽视了成千上万张面孔,不是深情,而是恪守着“陈规陋习”死死地折磨着自己,然而自己的痛,终是我一个人永远的痛,别人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一个表情就可以冷落一颗善感的心,一句话就以左右一天的情绪,我就是这样容易被心情打败,时常孤单、时常落寞着。

最喜欢夜晚了,喧嚷之后的人群,终于可以进入安静的状态了,夜幕可以装载一切,放下的放不下的都可以在梦里挫骨扬灰、化为乌有了,即便是暂时的也是安慰。

睡着了,就离失望远一些,明天的沉重,也会在睡梦中风干掉一些水分,轻一些,淡一些,心情也许就会明媚起来。

最喜欢以前的日记了,在满纸的牢骚之后还不忘在最后一个段落里自欺欺人地劝慰几句——未来是自己的,要好好地过活。然而只有自己明白,在这匆匆的十几年,自己又何尝让自己开心好过过?麻木了,绝望了就违心地顺其自然一下,由着日子从自己的生命中不咸不淡地走过。我感谢它的重叠、快进,让我习惯了失落的痛楚,一天就是一个月,一个月就是一年,也许一年就是一辈子。

没有倾国倾城貌,却偏染上这多愁多病身。而幸福的缺席,便是我此生无法治愈的顽症。岁月无恙,心怀旧伤,没有一颗安然的心绪,幸福不会主动登门。

也许这一切,都只是我一个人的过错,真的与幸福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