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念君千般终成空,随风入梦伴泪行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6日 19:21:24

此生多寂寥,红日灼灼烈烈烧。花开花谢几时了,梦里也萧条,谁在风中笑,谁在雨中飘?心有灵犀成比翼,结锁红绫玉香消。天涯咫尺横亘桥,红尘难做鸳鸯鸟!

——题记

一场雨下着,下着,就停了;一阵风刮着,刮着,就住了;一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一段情捧着,捧着,就淡了;一颗心疼着,疼着,就碎了;一个梦做着,做着,就醒了;一段情念着,念着,就冷了;一个人想着,想着,就疼了;一条路走着,走着,就累了;一朵花开着,开着,就凋了。一团火烧着,烧着,就灭了。一条河淌着,淌着,就干了;一个人爱着,爱着就逃了;一滴泪忍着,忍着,就落了。

若情是火焰,那我用心把天空点燃。举手投足间,光阴已经悄然滑落不见。念或不念,天都还是那片天;见或不见,你都住在心里面;爱或不爱,思念都有增无减;说或不说,此生都只是缘浅;等或不等,一直都在相遇的那个点……你的回眸里,藏着万语千言,只化作一句:此生都是亏欠。而我,想告诉你,爱你苦也心甘情愿。只要可以一直在你心里,是你最疼惜的画中仙,永远无法斩断的那根弦,此生便无怨……

我在你的结界外徘徊,这俗世认领了我,无法挣脱沉重的枷锁。白天,我在炊烟弥漫的烟火里行走,孤单如影。夜晚就安静的如同一朵小小的茉莉,无声的开在黑暗里,蕊中呢喃着思念的言语。纵然是戏台上的青衣,当锣鼓声渐起,任这皮囊带着浓妆艳抹的华彩,亮出十八般武艺,悲喜已经身不由己。都说生如夏花,可在残落的捡拾里,明晃晃的月光下,我弄丢了自己。一颗心,裸出来,萌生出一丝忧伤的芽,开一朵无色的小花。让伤感的根系深植心的土壤,我只是纠结的一根藤蔓,灵魂深处的爱是唯一的供养。而你不敢再说爱我,因为那个字今生你给不起……

月隐无情,剪几片云彩装饰灰色的梦境。如果岁月终成落花冢,谁还会记得曾经的姹紫嫣红!你紧锁的眉弯处,我是否依然是你的情有独钟?如果,相思如影。清晨可否借半帘东风,捎去柔情千缕,半点羞红。挂在竹屋的窗口,轻轻的告诉你,此生情根只为一人深种。

若岁月静好,流年草草,终其一生仍无法暮暮朝朝,那就守着承诺陪你天荒地老。幽夜漫漫,心底寒,一抹相思伴泪眠,半枕月,半枕凉。没有什么可以永远,我不想你觉得对我亏欠,默默相守,也是一种执念。君在天涯,我彼岸,一念忘川轮回见。月老的红线,系错了点,爱也难,舍也难。红尘的两端,烈焰焚稿,情丝化骨,两无言。念君千般终成空,随风入梦伴泪行。风铃摇摆的记忆,发出叮当的声响,薄凉处,心微微的疼。

如果可以自由飞,就展开羽翼卸下负累。如果可以大醉,就一次吞进所有的心碎。如果可以颓废,就抛开所有闪躲的防备。如果可以流泪,就一次哭出所有的伤悲。如果可以忘记,就把思念全部燃烧成灰。如果雨是天的泪,谁舍得雨落天心碎!如果要发泄,就让我发疯到歇斯底里。如果要哭泣,就让我哭到昏天黑地。

如果天要下雨,就让我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夜里。这世上没有怜惜,错过的永远回不去。孤独的夜里,是一个人的天地,没人可以闯进来,我也没想走出去。天究竟有多大,只是目光所及;路究竟有多宽,不过脚步踏过的距离;情究竟有多深,问问心碎的痕迹。浮生若梦,皆是虚幻,真真假假一场戏。看我点上朱砂,穿上青衣,大幕开启,悲情开局!

不能呼喊已经破碎的最美,不能触碰心里无助的徘徊。爱本无罪,只是现实作对。等待雨,是红纸伞一生的宿命。而你,也是我的宿命,要用去一生的守候,去交换轮回路上不要再次走散。你在就很好,就算不说话也没关系。心太小,只能装下一个人喜欢。一辈子只会许下一个承诺,给了你,便只有你!从此心里,眼里只有一个你。爱很简单,暖的时候天格外的蓝;冷的一刻心就是断壁残垣。此生惟愿: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生只为一人……

山高水远,烟雨流年。心若入禅,一切皆幻,一切皆淡。指尖滑落的曾经,今夕回眸看,无来无去,无影无踪,只留下一曲弦音绕心间。尘心若水,转瞬之间南柯一梦,不悲不喜,那紫檀的渺渺青烟,都在心头盘旋,寻不见僧侣的模样,却独自把青丝剪。静若幽谷,掌中合十,忘我于天地之间。晨钟暮鼓任轮回,素手拨弄断情弦。禅心不染红尘念,蓦然回首以更年。采菊东篱寄南山,此生只赋词几篇。尘缘了,弹指一念,万般皆是幻,心静灯自燃。烟雨红尘风弄影,轮回路上雾绕山。当风吹过,一片叶子从树梢滑落,亦如心头的落寞,淌成了河。用心芒编织的光亮,想要去温暖一个曾经,那刺痛却将灵魂灼伤,至今依然发烫!绿色掩映下的孤单,就算近在咫尺,心已经隔空离世了。

黄昏,寂静,安然。树微微的摇摆,云朵,小鸟,都是镶嵌在静谧结界中的一段诗文。风从远方吹响了号角,于是有了带着余温,暧昧的传闻。风儿温柔地吹着,天空在风的抚摸下开始安睡,晚霞逐渐退出了天幕,由遮天的无暇一一所代替。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凝视着远处已经模糊的山峦,风似乎也吹到我心坎,不知是我迷恋它,还是它留恋我,静静的不言不语,任其打磨雕琢灵魂深处的每一个角落。清风向晚,心海无澜,此刻亦是沧海桑田,心尘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