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以月为纱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这朦胧的纱里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21:10:26

世间再没有一处景致如此处这般美好。以花为浪,以月为纱,就连冥冥的虚空都好像被渲染上了五彩的气息,天地间好似独有这一份乐土,即是是世界的终结,人世的毁灭,也只有这里,永远青春,永远醉人。

碟谷没有白天,因为只有夜晚才是她最美的时刻,所以这里永远高悬着满月,空气中,永远流连着醉人的香气。

萧然也醉了,躺在木屋前的躺椅上,轻轻的将薄酒送入口中,绵绵的酒意悄然在胸膛萦绕继续,随即任它随呼吸缓缓吐出。也不知谁人铸造的这一方世界,即是一杯山泉,也能让人喝出最美的酒的味道。山美,水美,酒美,人,也美。

碟谷没有白天,但碟谷的月有缺有圆。碟谷的美已然是人间极致,萧然不知天上的美之极致如何,但他知道,每当月圆,碟谷的美,已然超脱人间极致。这一切,只因为她的出现。

明月,悄然填补上了最后的一丝残缺,在这一刻起,月华毫无保留的将这个乾坤罩在怀里。繁花,远树,溪流,缤纷的世界此时只剩下最后一丝淡蓝的色彩,以月为纱,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这朦胧的纱里。

“轻纱薄帐月微暖,风华半缕丝露琼,我又等你等了好久。”美酒仍留于唇齿,不及咽下,萧然低低的说道。

“等我?你为什么要等我?”随着这声音的传来,整个天空的霎时间好似被云气洗净,群星点点,万物都好似被洗过一般纯净。庄子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萧然不知该如何做出形容,似乎只有这一句才勉强能表达一丝。

“我等你,因为这整个世界,除了你,还有谁呢?”萧然笑着说道。她站在不远的花海,整个花海便好似被赋予了最完美的生命。

“除了我,这里还有山,有水,有月亮,有大地上的一切,怎么能说没有别的呢?”她淡淡的看了萧然一眼,嘴角一丝微笑,这世上的一切都没有分别,没有分别,又哪里会寂寞。

“是啊,这里有一切,我却享有这里的一切,相比于世间,我该知足!”萧然轻笑道,似乎这一切的景致都让他快乐。

“享有这里的一切?为什么不是这里的一切享有着你?”她歪着脑袋看着萧然,奇怪的说道。她生来便属于这个世界,就好像人生来便在世间一样,这里便是她的世间,无所谓分不分别。

“嘿,我来自世间,并没有哪一种天生的境界,不过在这里拥有着无尽的生命,或许哪一天我也会领悟这种感觉,我就是这里的一株草,一棵树,我享受这杯美酒,这杯美酒也会享受于我的存在!”萧然将杯中美酒饮尽,走到她面前说道。她的音容这般清晰,但仔细看去又那么的朦胧,站在她旁边,便好似拥抱着她一般,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像是世上最大的快乐。

“你想要离开?”她也看着萧然,突然歪了歪脑袋对萧然问道。

“离开?寻长生仙药至此,如今已然得以长生,我又何必再离开,这里又如何离开?”萧然摇头苦笑道。

“你若想离开,下月月圆,便又是千年轮回之时,你便可以从这里出去了!”她看着萧然说道,语气中似乎带着淡淡的惋惜,冥冥虚空里好似也传来一丝不明显的叹息。

“千年了么?”萧然面容顿了顿,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

她接过萧然手中的酒杯,杯中不知何时已经酒满盈尊,酒清若水,连天上的星辰明月都倒映的清晰。

“千年并不算很久,你也可以留到下一个千年再考虑!”她将杯中酒饮尽,并没有去看萧然。

“你希望我留下来?”萧然眼中突然绽放出一种惊喜的神色。

“你上次说的古琴是这样的么?”她不接话,反而手一翻,一方古琴突然出现在她的手上。

古琴朴实无华,没有一丝多余的纹饰,但在她手上,就好像世上最精致的器物一般。

“你竟然找到了,想不到你还有这般心意!”萧然接过古琴,一手轻轻的从琴弦上抚过,脑海中似乎回荡起素雅的琴音。

“我很好奇,你说的跳舞需要琴音来和!”她看着萧然结果古琴,淡淡的回答道。

“我弹给你听!”萧然笑了笑,看着她说道。说罢便席地而坐,任身体沉浸在花海之中,指甲轻捻,一曲琴音已然回响。

琴音并不悠然,反倒是带上了人间繁华的气息,沿山间古道而下,渐入人烟。由林外古村缓缓而行,渐渐人来车往,楼阁林立,城阙高耸,世间一切繁华种种皆倒映于琴音之上。忽而大河滔滔,游船如织,画舫渔舟,文人骚客,酾酒临江,人间风貌,尽于宫商角徵之间。风雨雷电,夏冬霜雪,春秋雾雨,山林湖海,世间之美景,皆在七弦婉转。

一曲绕梁,不知又是几许萦回。恍惚间,好像又梦回红尘,在极远的思绪中不断的回荡。

“很美!”琴声渐息,万籁俱寂,碟谷随着琴音的抚平也安静下来。

“是啊,那是我的家乡,那就是人间!”萧然有些怅然的说道。

“但是我却不知该如何起舞!”她摇了摇头,又是茫然的说道。

“这世间本就是一场舞,无形之间的声闻体会已然在这琴音中舞起,不必起舞,已然舞毕!”萧然抱着琴,对着她淡笑道。

“天不早了,我该走了!”她突然说道。不知何时,月色已开始出现一丝缺痕,对于她来说,确实很晚了。

“琴还你,我等你下次再来!”萧然神色僵了僵,最终将手中的琴递出去道。

“不必,你留下吧!”言毕,就好似来时一般,她如一丝清风悄然消失于眼前,在下一个月圆之前,再难找到她的踪迹。

“你愿不愿意和我离开这里,我带你去人世间,去属于我们的世界!”萧然突然大声喊道。

“你愿不愿意和我留在这里,在碟谷,做一株花草。”她的声音渺茫的传来。

“我……”萧然声音一窒。

风终逝去,在难听到回音,月色依旧,花海依然在风中摇曳。这一夜,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