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10:10:12

 

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

△ 武汉大学校园内 图 | 东方IC
武大教授唐世君不知道二次元世界,更不了解耽美。在他快三十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小心地维护一个知识分子的体面。但由于一次耽美圈的举报风波,他的生活就像一件易碎的瓷器,跌落、破碎。
在网上,两个耽美作者互相指控对方抄袭,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骂战。一个是他女儿,一个是他院系的学生。矛盾从线上蔓延到线下,直到他女儿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捕。
学术圈、耽美圈,每个圈子都是一座孤岛,都有自己的话语、规则和权力结构。这个默契一直被遵守。很少有人意识到:打破这些圈子的界限,意味着什么。
撰文 | 袁琳  编辑 | 金赫
文件夹:“烨风迟”
又失眠了。唐世君摸索着床头,按亮手机——还不到四点钟。他起身穿上那套蓝绿格纹的厚棉睡衣,轻手轻脚走向隔壁的书房。两面墙是书架,摆满书,多是经济类的。靠窗是一张书桌,上面放着电脑和厚叠纸质文件,唐世君坐到桌前的靠椅上。
电脑桌面上,有一个显眼的文件夹,被命名为“烨风迟”。他盯着它。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呆坐着,一根接一根抽烟,叹气。他50岁出头,长脸上泛着红,颧骨突出,因为暴瘦,脸颊两边向里虚弱地凹陷。在十几根烟头的见证下,漫长的夜晚总算捱过去了。
过去的一年多,他只有在极度疲惫的时候入眠——通常是12点之后,又会在很早的清晨醒过来,抑或是压根没有睡着。他把自己日复一日关在书房,翻看文件夹里的图片。一遍又一遍。
——谁是“烨风迟”?即使到今天,唐世君也不敢完全确定。这是一个折磨他神经的名字。在现实中,她可能是他们学院一个名叫冷××的学生,也可能是几个学生。在网络上,她是一个耽美圈的作者,一起网文抄袭风波的当事人。更多的,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意味着一次突袭。
唐世君是武汉大学经管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本科到博士都开设课堂。在学术圈,他顺风顺水:16岁进入武大读本科后,再没离开过武大,从助教做到博导、系主任。他是注册审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曾担任至少4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他的人生顺遂、风光、优渥,且受人尊重,学生们对他最多的评价是“很和善”。
直到自己的女儿被抓,他才意识到生活中有什么事情不一样了。
2017年12月11日,唐世君的女儿唐×被刑事拘留。26岁的她是一名设计专业在读研究生,也是一名耽美小说作者,笔名“深海先生”,写过包括《德萨罗人鱼》在内的多本耽美小说。在耽美圈,她能排到50名左右,这意味着她掌握着头部的影响力,“烨风迟”则是一个耽美圈的生手,不温不火。事发之前,深海与“烨风迟”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骂战,互相指控对方抄袭。
矛盾从线上被引到线下。“烨风迟”在微博上称,会将深海送进牢里,要她知道“什么叫王法”。她说到做到:寻找深海的弱点,盯住“个人志”。直到最后,因为私自通过淘宝店家印刷并出售自己的小说(称为“个人志”),深海被举报,被捕。

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

△ 深海作品《锁帝翎/笼中帝》及周边
唐世君清楚地记得女儿出事那一天。他午后准备去办公室给一位博士生指导论文。路上接到一个电话,告诉他,正在上海参加漫展的深海“好像失踪了”。不久,他又接到妻子的电话,叫他回去。家就在武大珞珈山的另一边,翻过山就到了。唐世君打开门,看见妻子和两名警察正站在客厅里说话。警察带走了深海的电脑,他们跟去了。警察告诉他们,深海涉嫌“非法经营”,她的小说可能有淫秽色情,要拿去鉴定。
平安武汉后来发了一条微博,称逮捕了名为“某某先生”的低俗小说女作者,很快就有人猜到是深海。整个耽美圈都被震惊了。天一案后,深海是第二个被捕的耽美作者,也是第一例因“非法经营罪”被拘留的作者(天一案的罪名为“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
那天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唐世君和妻子木然地坐在床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复杂的情绪撕扯着他。身为父亲,他为女儿难过、心疼;身为高校教授,他感到丢脸、羞耻,同时也很懊悔。他懊悔对女儿的写作没有关注和了解,懊悔在这次举报的前期纷争中,错误地干预。他不断自责,认为自己不该介入二次元的事情。作为一个大学教授,他是不是跨越了界限?哪怕只是过问。
原本舒适富足的三口之家被瞬间击碎。随之破裂的,还有这个高知家庭的体面和尊严。在黑夜里熄灭一根又一根烟之后,唐世君本能地选择了“遮掩”。
混淆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危险
第一次知道“烨风迟”,他看到女儿展露出脆弱的一面,她在哭,不停地哭。那是2017年6月的一天,唐世君在书房里批改博士论文。他拿签字笔,在一叠A4纸上标注。——收到学生论文后,他习惯把它们打印出来。唐世君年纪大了,“视力在退化,眼睛盯着屏幕受不了”。他起身去厨房想倒杯水,看见穿着红色睡衣的女儿站在水槽边,一边洗碗一边抽泣。父女间展开了一段对话。
“我认认真真写文,总是污蔑我抄袭。”深海说。
“你说清楚自己不是抄袭,不就行了?”
“没那么简单,对我的读者影响太大了,读者是辨别不了的。”
深海情绪很激动。她认定,举报她的是“烨风迟”,两个人一直在吵架。她们几年前在网上认识,2014年,她看到“烨风迟”的一篇小说,感觉像在模仿她,就在QQ上问。但对于“烨风迟”来说,深海的问话是一记重击。——“你只是想问问有没有抄袭没别的意思,但这话会给人造成伤害。”她说。
2017年,当“烨风迟”的又一篇小说被举报并被判定抄袭时,她开始怀疑是深海搞的,于是反过来举报深海,说她的小说抄袭纳博科夫的《洛丽塔》。还指她的小说淫秽、恋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