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青弋江路让人感受到一种气场和力量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18:23:29

  多数时候,生活是平淡的,上班下班,一日三餐,没有什么起伏,也没有什么色彩,日子久了,难免感觉郁闷、无趣。但一条名叫青弋江的路,却改变了这种状态,让寻常的日子有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每天晚上,当我走在这条后街小路上,看着月光和路灯被梧桐树叶剪裁得错落有致的碎影,心里会忽然安静下来,所有的烦恼或者失落都会被放到一边。是的,安静,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走过青弋江路的朋友这样说。

  我和父母居住的小区北门在青弋江路的南侧,小区北围墙栅栏内有一排高大的杉树,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了。50多棵杉树挺立在路边,既丰富了青弋江路的物种,又提升了它们的高度,让人感受到一种气场和力量。

  出北门向东大约100米,是一家小饭店,一直经营着酸菜鱼,前几年省电视台还没有搬走的时候,偶尔可以看到那些经常在电视上晃的熟悉面孔,基本上都是晚间,应该是做完节目后的宵夜,远远的看去,恍惚是又一场电视直播。

  这些年来,饭店的门脸换了几次,但一直在做,原先喜欢在路边人行道上摆的几张桌子,现在都从另一个门放到了小区里面。再往东,有十来间铺面,一家(或者两家)似乎是茶庄,规模很大,布置得蛮像那回事,但门可罗雀,门有时候开有时候关,没有什么准点。还有一家文印店,两大间,生意一直不错,时常还会加班。每次晚上遇见,我总会用目光慰问着那些年轻人,感慨着他们的坚持和辛苦。

  文印店的西侧,是一家女性服装店,很有调调的那种。无论是店铺的布置,商品的陈列,还是灯光的设计,细节的处理,无不显示出主人的用心。不时飘出的悠悠的音乐,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小店的顾客照例是不多的,三三两两,以时尚女性居多,路过的时候,时而会想着它的生意,有些闲操心的意味,但小店一直开着,仿佛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其实旁边原本还应该有一家酒吧的,装修好了的。不过似乎没有看见它开张,后来又被女装店并了过去,这让我多少有些遗憾。在我看来,这么一条路上有些起伏和弯度的小路上,如果再有一家小小的酒吧,一定会让人更有感觉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旁人的期待和经营者的感受通常会有很大的差距。尽管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很清醒理性的认识,但也不排除自己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地点,会冒出一些幼稚可笑的想法。

  女装店晚上9点左右才打烊,夜色下,它的音乐和灯光,支撑起青弋江路的特色:安静而有情调。

  这几年,科大里的外国留学生多了起来,一些留学生就在小区里租房子住,路上,超市,甚至楼洞里,大家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存在。但如果是黄昏或者夜晚,有那么一两个外国人骑着自行车或电动车从你身边飞驰而过,或者是在人行道上向你迎面走来,那瞬间的感受还是有些特别,尤其是在青弋江路这样的地方。

  其实青弋江路是最适合恋人们散步的,春天里那些交替开着的花儿和花儿一样的新叶,夏天里树荫下丝丝凉韵和时而吹过来微风,秋天里那浓郁的桂花的香和那满地金黄色梧桐树叶,冬日里那大块无人涉足的雪地和树枝间撒下的暖暖的阳光,无不透露着一份惊喜和浪漫,但现在的年轻人似乎更愿意在喧闹的街市和美食店里寻找感觉,至于交流沟通,也多是在QQ、微信里搞定,而这,多少让我这个有些旧式思维的人感到觉有些失落。

  青弋江路不长,从西到东不过1000多米的距离。早些年,它还没有贯通的时候,我熟悉的是它的西头,路两边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食品店、小吃店和饭店,后来整治沿街居民楼,餐饮小吃都不能做了,超市、服装店多了起来,烟火气少了,也清静许多,原先颇有规模的盲人按摩店又似乎有些恢复。

  不过我最熟悉的,还是从小区的北门到桐城南路这一段,三四百米的距离,几乎每天都要走上一两次。每天下班,我会经过青弋江路回到小区,晚餐,看望父母,和儿子吹吹牛,和妻子一起看看泡沫剧,然后延青弋江路往东走,到位于桐城南路的新房子,看书、写作,休息。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青弋江路就是这么短短的几百米,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它居然从桐城南路开始,向东一直延伸到徽州大道。东段和西段的长度相当,风格也大致相同,而且似乎更寂寞单调一些。最近一年多来,每天早晨,我都要走过这段寂寞单调的路,然后北转,乘坐单位的交通车。日子久了,渐渐和它熟悉了起来,喜欢上它的简单、平和。

  每次打车回家,通常会走青弋江路的,从车窗向外看去,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梧桐树,和那份特有的安静。小车转过一个弯道后,再开上一段距离,就到小区门口。在我看来,在这段路上开车应该是很惬意的,因为它能够让人变得放松,因为它有那么一段优美流畅的弧线。

  安静,舒缓,人文情怀,异域情调,青弋江路的格调,就是这么自然、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