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少女前线》:因爱之名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1:18:58

姚蒙和羽中相识于2008年,当时两个人还都是学生。

2008年,姚蒙建了一个同人游戏开发者论坛,“当时到处去找开发者来论坛,羽中就是其中一个。”姚蒙对触乐记者说,“当时我们聊得比较好,因为双方都有共同的理想,未来都想要做游戏。”

聊得深了之后,两个人自然而然就想一起做点事情,两人合作制作了一本叫《中国同人游戏志》的同人本,“一人出一半的钱,印了三四百本,然后一人拿一些去同人展去卖,最后也没卖出去多少。”

这是两人合作的开始。2011年,姚蒙关掉了同人游戏开发者论坛,离开北京,只身到上海和朋友开设了一家游戏工作室,“一边做游戏,也接一些企业的外包。”

2012年下半年,羽中找到姚蒙,说自己想做一款叫《面包房少女》的游戏。“他当时是一个人,他有想法,他能画画,他能设计,但没有程序员,我说我们这里有程序员。”两人在2013年初合作。羽中负责美术和初始的游戏设计,姚蒙的工作室负责程序和设计,双方合力将游戏开发完毕

NN8YQPBM15T$LP1E]L`B}3B

  双方合作的《面包房少女》

两个人当时关系很好,住在姚蒙工作室租下的一栋别墅里,羽中在上铺,姚蒙在下铺。在《面包房少女》开发过程中的某一天晚上,两个人想要在游戏的豪华版里“加一点东西”,两人合计了一晚上,设计了一个桌面小游戏。“我跟他对弈了一晚上(游戏设计原型),他一盘都没有赢我。”姚蒙向触乐记者回忆。

双方再次开始联系2015年5月的事情。姚蒙对触乐记者回忆当时的情况:“当时聊的挺好,他说要做手游,自己找了一些投资人,我也介绍了一些投资人,但似乎都不是很满意。”

一段时间之后,姚蒙觉得“外面没有什么对这种有游戏理想的人做出的游戏的代理。”他觉得“那我干嘛不做一家游戏发行商呢?我明白开发者的理想,我也有理想,他们在完成理想的时候,我也能把这个理想推广出去……我不希望这些人闷在一个角落里,做出一个好东西,大家都不知道。”

“那这样好了,这次我也不在开发上和你合作了,我做发行好了,我帮你卖这个游戏。”姚蒙对触乐记者描述他对羽中的话。“当时我也不懂,很莽撞,签的合同分成都是和当年《面包房少女》一样的分成,两边是平等的。”商定好大致方向之后,双方确定开始合作,《少女前线》进入开发阶段。

程序问题

2015年8月31日,《少女前线》进行第一次测试,反响良好。“发500个号,以为能有1、2000人(报名)就好了,结果有6000人,当时就非常高兴。”

2015年9月,上海散爆网络公司(即云母组)同上海阵面网络公司签署了关于《少女前线》的代理合同。阵面网络获得《少女前线》大陆,港澳台及日本的代理权。

2015年10月26日,《少女前线》进行了第二次测试,游戏UI进行大幅度调整,同时核心玩法进行较大改动。在测试之前,《少女前线》的表现就像资本和媒体谈论的“二次元游戏模板”那样完美而令人憧憬,狂热的玩家们对游戏和开发组投以极大的热情,游戏的测试码发放效果良好,发放激活码的微博转发量数以万计,这让羽中和姚蒙非常开心。

但程序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发出去将近6000个激活码,一瞬间有3、4000玩家进来,服务器宕机8小时左右。”羽中对触乐记者说。

在此之前,仅有同人游戏开发经验的云母组对网络游戏的认识相当简单,“刚建立公司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还有后端这回事。”羽中说。在一篇公开采访中,云母组核心成员之一“胖虎”也提到了这一点:“我记得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后端是什么,最后还是主程卡米让他女朋友硬着头皮顶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多次测试中,服务器崩溃与维护始终伴随着这款游戏

在多次测试中,服务器崩溃与维护始终伴随着这款游戏

2016年1月25日,《少女前线》第三次测试,程序完全没有悬念的第三次出现了问题。“几乎只有两个小时,服务器就跪掉了。”羽中对触乐记者说。双方“找了非常多的人来看这个问题,都是技术大牛,有时候一来就是七八个人,吵成一团。”修复这一问题用了9天时间。2月4号,《少女前线》重新上线。

羽中向触乐记者读了一位“程序顾问”的意见:“数据库没有做优化,也没有做缓存,使得不恰当的数据库访问方式增加了数据库访问时间,当并发数过多的时候,就容易导致数据库堵塞。”他认为“这应该是运维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