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晨读丨勤耕则获 善思乃聪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16:52:05

一条婺江,两岸文明。读不完,亦说不尽。

一拿到《古婺芳踪》(2019年12月,西泠印社出版社),便想起8年前出版的《阅读金华》(王晓明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因为这两部著作有一共同主题:探寻金华人文精神。但细读之下,两者互为交织,各有千秋。

金华是古老的,曾创造了诸如婺学、婺剧、婺窑、婺酒等灿烂的越地文化,特别是“万年上山”更佐证了厚重的人文底蕴;金华地灵人杰,历代贤臣名士、学者才俊、丹青妙手、民族英雄灿若星辰;金华山秀水洁,云蒸霞蔚,儒道释和谐融合;金华地沃物丰,市场大市,既是火腿、佛手、酥饼、茶花、兰花、葡萄、宣莲、香榧、香菇、药材之乡,又是木雕、五金、书画之乡;新兴的义乌小商品城、横店影视城更是日新月异,饮誉全球……

《阅读金华》从历史和现实融合的角度,以长篇叙事的形式,深刻灵动地阐述金华人崇德、尚学、勤业、创造的精神品格;而《古婺芳踪》则通过截取某个历史断面,或者时间长河里的某朵浪花,或者历史人物中的某个侧面,化整为零,化繁为简,再以婺文化为线将它们串联起来——《金华晚报》从2018年6月29日刊出第一篇,至2019年9月收官,每周一期,历时一年余,50多位专家、学者和记者共推出40余万字作品。

《古婺芳踪》收录了其中的54篇,并剖为“古婺城事”“古婺人事”和“古婺盛事”3辑。按区域分,市区占了大头,21篇;综合性的有15篇。县(市)当中,兰溪5篇,义乌3篇,其他地方2至1篇不等。陆春祥的《千秋则》,吴远龙的《祠堂功能解析与当下审视》,许健楠的《小城井事》,程峤志、张绍芳的《赵孟頫是兰溪人?》,胡国洪的《惊世国宝徐谓礼文书:追寻南宋王朝》等文章,给人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

文稿结集出版,金报集团虽非首次,但联合金华市政协文史委共同谋划,却是“一种新的尝试”。诚如《序》所说:“在浩瀚的八婺历史文化纵深处,挖掘新故事新亮点,并用准确、通俗的语言写给你看、讲给你听,确是一件艰难的事。”

历史是时间的孩子,需要钩沉,更需阅读。因为人的记忆是有选择的,在那些浩如烟海般的往事片段中,一个人只会记住些许对自己有意义的。《古婺芳踪》虽然“每篇作品都经作者深入挖掘、精心创作,其中不乏首次提出的人文观点、首次见报的实物图片”,但对我而言,特别难忘一只鸡、一个人和一个村。

鸡是寻常的家禽,但又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阳出鸡鸣,以感类也”。(宋《太平御览》)鸡还是祭坛上必备的供品。而所祭之鸡,必为公鸡。只不过,凡事皆有例外。东阳雅溪的卢氏祭祖,则为母鸡。(吴旭华《卢宅:风雅世家 冠绝江南》)

母鸡是伟大的,这不仅因为一唱天下白的雄鸡都是它的子孙,而且在于温和、慈祥的外表下,深藏着一颗大爱之心——一旦雏鸡的安全受到威胁,它会不顾一切,敢于和苍鹰对峙、与黄鼠狼搏斗,就像一个弱小落后的民族为了生存,定然不畏强敌一样。

“衣冠奕叶范阳第,诗礼千秋涿郡宗。”卢宅,是东阳人“耕读传家”的文渊所在。倘若没有贾光苦节抚孤,中兴卢氏,就没有今天的“江南故宫”。

城市的灵魂在哪里?文化与历史。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已成金华的闪亮名片,但又有多少人记住了与名城建设密切相连的巴岳特·继良呢?

巴岳特·继良出身镶蓝旗,曾两度出任金华知府。“市区现存的许多文物古迹,如天宁寺、八咏楼、府城隍庙、明月楼、鹿田书院、三清宫、一览亭、酒泉井等,大多在继良手里修缮或扩建、重建。”如今,“品读继良留下的一块块碑文,仿佛能触摸到金华古城曾经的辉煌和百年的沧桑。”(汪希燕《知府继良:十载金华情 遗爱逾百年》)

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但在历史长河里,总有一些人能在史册上、民心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苏辙之子苏迟与巴岳特·继良有相似的经历。据史料记载,南宋建炎初(约1127),苏迟出任婺州知州,届满后,因四川战乱无法回眉山,便侨寓直至老死,其后裔亦因此定居金华。

苏迟在婺的政绩及其“苏孟”“雅苏”的由来,有案可查,无须赘述。作者刘金发曾在20世纪90年代走访过苏孟。他说:苏姓人家原本有几百户,现在只剩几十户了。新中国成立之初,一苏姓女子嫁到杭州,便将家中珍藏的《苏氏宗谱》带到婆家。不过,她表示,只要村里需要,随时可以前往查阅或取回。